梦远书城 > 笠翁十种曲 > 蜃中楼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出 授诀


  (末扮仙上)仙家好事也遭磨,岂止人间困厄多;若使清虚无障碍,天孙不合阻银河。——我东华上仙,为何道这几句?只因当日掷杖成桥,度柳生与龙女订就婚姻之约。谁料偾事的钱塘于中作梗,将舜华错嫁泾河,不但柳生的婚媾难偕,连张生与琼莲也无由作合。可见从来的好事毕竟多磨,就是遇了神仙也免不得这番定数。本待前去挽回,怎奈龙性难驯,不是神威可服。只望前往玉京朝见上帝,请一道天符去诫谕他。正是:龙威不慑痴心女,神力难回拗性人。(下)
  (小生、外、副净、净扮四天将上)生时正气上通天,死后神依帝座前。堪笑奸雄空作孽,常留花面戏台边。
  (小生)小神天将马元帅是也。
  (外)小神天将赵元帅是也。
  (副净)小神天将温元帅是也。
  (净)小神天将关元帅是也。
  (合)上帝升殿,须索伺候。
  (内鼓吹、敲云板,生扮玉帝,旦、小旦扮童女,幡幢引上)

  〖夜行船〗三界人天归执掌,操玉管,黜陟皇王。长奉无私,还疑多漏,漫道至尊无上。

  三十三天第一天,玉虚宫阙少尘烟。无梯莫说人难至,常有精诚到御前。——朕乃玉虚天帝是也。生于无始,起于无因。口吐氤氲,传为元气之祖;形依造化,留为大道之身。止因昔日少提防,被那盘古小儿,轻凿破下方混沌,致使今朝多变诈,连我至尊老子,也难留上古洪蒙。起来法鼓三通,少不得也像人皇理事;怒处瑶棋一拍,震不远也教地府销魂。莫言上下至尊惟有我,须识空虚到处岂无神。今日早朝升殿,分付守门天将,看有甚么奏事的,放他进来。
  (四将应毕,传介)
  (末执笏上)须知天上堂帘近,不比人间控诉难。(俯伏介)
  (旦)阶下跪者何臣?有事启奏,无事退班。

  〖惜奴娇〗(末)启奏天皇:念婚姻之事,非臣司掌。同为仙侣,岂忍袖手从旁?只为那鸳行,隔水相看难依傍。微臣呵,设蓝桥凭鸠杖,(合)免望洋,曾度仙郎仙女,口订鸾凰。

  〖前腔〗谁防,旧日钱塘,势凌卑欺小,别许泾阳。念此女呵,虽经强嫁,矢贞甘牧群羊。凄惶,旧日姻盟成虚诳,况琼莲,犹痴望!(合)姊妹行,空叹一无成就,两败俱伤!

  〖黑蟆序换头〗还怅,孤柳鳏张,怨索居离处,共泣隅向。听四边嗟叹,冤苦声震穹苍。这都是微臣计未臧,施恩反作殃!(合)望吾皇,速敕该司月老,改正鸾凰!

  (生)仙卿所奏,莫非为着柳、张与龙女四个人的亲事么?
  (末)便是。
  (生)舜华错嫁泾河,琼莲愆期归妹,朕岂不知?只因他当日犯了仙戒,所以谪落人间。若不使他受些磨障,好好的成就姻缘,倒不是罚他去受苦,反是赏他去行乐了。待那劫数将满之日,朕自当成就他。只有一件,那钱塘火龙,当初决裂偾事,其罪当诛。朕见他是个有用之才,不忍加之屠戮,羁縻在洞庭、东海之间,着那两龙化导他,谁知他躁暴如前,一毫不改。我如今用个击一得二之法,把三件法宝交付与你,你拿去运用起来,不但成就两处的婚姻,还可以降服那火龙的性子。叫香案吏过来。(旦应介)可取御风扇一柄、竭海杓一把、玄元至宝钱一枚,交付与他。
  (旦取付末介)
  (末)既然如此,求指示个运用之法。
  (生)听我道来:

  〖前腔〗听讲:法力难量。这扇呵,不比那南箕空设,难簸难扬。这杓呵,岂比那虚名北斗,不堪挹取壶浆。这钱呵,虽然一孔方,从来势力强!(合)付伊行,看取海枯汤沸,凤跨龙降!

  (末)臣悟到了,臣悟到了!莫非是以水制水,以火攻火之法么?
  (生)然也。
  (末)这等,钦遵法旨!

  〖锦衣香〗(众合)法旨玄,天机鬯;兵势奇,军容壮。任他力重千钧,魔高百丈,敢教俯首一齐降!眉低菩萨,臂下螳螂,取双姝似寄,逼和亲不折干将。堪笑英雄莽,全无伎俩,从今以后,可还粗戆?

  〖浆水令〗笑书生威风太张,笑佳人心肠忒刚。便宜夫婿苦爹娘。些儿小事,变却沧桑。惊地府,动天堂,两家才得相依傍。翻千古,翻千古,夫妻榜样;快百世,快百世,男女情肠。

  〖尾声〗天机不用明明讲,待验后方知奇创,笑痴人尚费思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