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笠翁十种曲 > 蜃中楼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出 寄书


  〖锁南枝〗(小生带丑上)风中食,水上眠,旬余赶来程几千。问津已至洞庭边,果有个清虚殿。一路行来,已到洞庭湖口。此间果然有古庙一座,庙里果然有橙树一株,可见那女子的话,是一字不差的了。我如今把相会的言语,预先斟酌一番。他若问我,这封家书是何人交付我的?可要说出柳兄来好?(想介)使不得!我闻得他兄弟三人,痛恨蜃楼之事,若说出柳兄来,又触起他的怒性了。这怎么处?(又想介)有个道理。我如今竟用自己的姓名,加上柳兄的官职,只说我自己奉旨巡河,在堤边相遇,托我寄来的。且哄他去接了回来,再与他说明就里。主意已定,待我把钗儿击起树来。(击介)呀!为甚的高头击,响入渊?好一似对潮头,射鸣箭。

  (丑惊指介)呵呀!你看金钗一响,潮水忽然分开,有一件甚么东西,从水中间爬上来了?
  (副净扮夜叉上)轮流值水宫,作浪更兴风。舍弟虾元帅,家兄鳖相公,自家巡湖夜叉是也。庙里有人击树,上去看来。
  (丑)原来是个水鬼。(惊避介)
  (副净拿住介)你是甚么人?擅敲神树,惊醒龙眠,还要走到那里去?
  (小生)不要拿他,敲树的是我。
  (副净)你是何人?
  (小生)唐朝侍御史张爷,特来拜你大王的。
  (副净放丑介)原来是个官儿。这等,失敬了。
  (丑背介)原来鬼怪也是怕官的。这等,我也对他念一念脚色。如今把主人的威风拿来吓鬼,明日回去,又把吓鬼的威风拿来骗人,何等不妙!(对副净介)我是御史老爷的大叔,要随去保驾的。
  (副净)这等,你们都闭了眼,随着我来。
  (各闭眼行介)
  (小生)闻声知在波涛里,合眼如行云雾中。(同下)

  〖前腔换头〗(外上)何人击橙树,无端惊昼眠?谁把神机参透,叩我幽秘玄关,使我心疑眩。(副净引小生、丑上)你且立在门外,待我通报过了,请你进去。(进,跪介)禀千岁:庙里击树的人,是唐朝张御史,特来拜见千岁的。(外)请他进来。(小生进介)(外)原来是藐山头,姑射仙。降幽居,甚风便?

  (小生)下官是人皇末吏,大王是天帝雄藩,肃正威严,尚容瞻拜。
  (外)使君秉天朝宪节,寡人司水国微权,既辱分庭,只行抗礼。
  (小生)这等,遵命了。
  (相见,坐介)
  (外)请问使君贵姓尊名,仙乡何处?涉险而来,何以教我?
  (小生)下官张羽,敝地潼津。因在泾河岸上经过,遇见贵主,有一纸平安家报,托下官寄来,故此冒险相叩。
  (外)小女在泾河宫中,使君行泾河道上,幽明相隔,水陆不通,怎么相遇得着?
  (小生)贵主在泾河岸岸上牧羊,下官在泾河岸上巡狩,故此偶然相遇。
  (外惊介)岂有此理!小女配与泾河小龙,也是将来的王后,岂有牧羊之理?或者是小女的婢子,使君认错了么?
  (小生)并不曾认错。闻得令爱与令婿不十分和好,故有此事。
  (外大惊、起介)这等,家报在那里?
  (小生付介)
  (外)使君请在外厢少坐,待寡人看过家报,就来奉陪。叫水卒,送张爷到便殿坐下。
  (小生)片言激起三千浪,一纸贤于十万师。
  (丑、副净随下)
  (外看书,大怒介)怎么有这样事?夫人快来。
  (老旦上)谁家尊客至,何事大声呼?大王为甚么这等发恼?
  (外)夫人,女儿有信来了。他被泾河父子百般凌辱,有恨难伸。现在泾河岸上牧羊,是寄书人眼见的。
  (老旦)怎么,有这等事?嗳,我那娇儿呵!(哭倒介)

  〖小桃红〗一声叫出泪如泉,吓得我心惊战也,好一似身在遥天,坠落深渊!肠断处似哀猿。怪道我这几日梦儿惊,意儿悬,腹心疼,肌肤颤也,原来是亲骨肉受苦挨煎!悔撇却好朱陈,反就这恶姻缘。

  (净上)鸡母司晨大不祥,无悲无恨哭中堂。痴聋不入家翁耳,激烈偏生壮士肠。二嫂为何啼哭?
  (老旦)都是你做得好媒,主得好婚,把我个娇滴滴的女儿,送到十八层地狱里去!
  (净)或者在第十七层也不可知,怎么就说得这般利害?
  (外)莫说十八层,二十层也不止了!
  (净)我许亲的时节,曾与他断过:钱塘君的侄女,是要另眼看待的。只怕没有这等的事。

  〖下山虎〗杞人多事,不用忧天。我这铁口曾相券,岂同戏言?他那里丢却爷娘只图燕婉;你这里孽债犹然偿未全,还把珠泪还积欠。带累我老冰人受屈冤!我从来不信媒难做,那知果然。(叹介)我经过了这一次,再不去管人闲事了。大哥的女儿,凭他自己许人,不干我事。那海上丝萝一任他自去牵!

  (外怒介)亏你当初断过,如今在那边看羊;若不是你断过,如今看猪看狗了。

  〖五般宜〗多谢你这烂羊头,金言鼎言,免我那牧羊女,猪牵狗牵。到今朝藿食伴腥膻,果然是不弃糟糠,当年的铁券。漫道是慈闱听见,肝肠碎剪;便是我这爱舔犊的衰牛,也泪婆娑将气喘!

  (净)你们这些说话,都是从那里来的?
  (老旦)女儿信上写来的。
  (净)信是那个寄来的?
  (老旦)自然有人寄来,难道是飞到的不成?
  (净)知他确与不确,就这等发性起来。
  (老旦)信,是女儿亲笔写的;牧羊的事,是寄信之人亲眼见的。还有甚么不确?
  (净)这等,信在那里?人在那里?还我个证据来。
  (老旦对外介)把信与他看。
  (外扯老旦背介)夫人,他的性子你难道不晓得?若还见了,一定要领兵去厮杀,可不做出事来?
  (老旦)那样狠心贼子,不杀了他,还待怎的?
  (外)泾河固不足惜,他两下争斗起来,那一带居民、禾稼,岂能无损?

  〖江头送别〗城门火,枉自把,池鱼熟煎;林中木,几曾见,楚国亡猿?况从来忌说蛟龙战,忍见那血玄黄变却坤乾?

  (丑潜上)世上金珠贵,龙宫宝藏多;偷他一两件,便勾娶家婆。这是海龙王的后宫,且喜得无人在此,不免张他一张。若还没人看守,偷他些宝贝回去,有何不可。(张介)
  (净撞见,拿住介)你是甚么人?在此窥探。
  (丑跪叫介)千岁爷饶命!我是寄信来的。
  (净)信在那里?
  (丑)在那位千岁的袖子里。
  (净放丑介)
  (向外袖中搜出书看,大惊介)这等,看起来是真的了。(对丑介)我且问你,我家公主牧羊,是你眼见的么?
  (丑跪介)小人不晓得,问我主人就知道了。
  (净)这等,去唤你主人来。
  (丑应下)
  (净)二哥、二嫂,你们且回避,待我查问一个明白,好做商量。
  (外)寄信之人乃唐朝侍御史,你须要礼貌他,不可妄自尊大。
  (净)晓得。
  (外)捎书人不可怠慢,
  (老旦)接风酒且去安排。(同下)
  (净)不信有这样诧事,难道泾河老贼竟是不怕死的?
  (小生带丑上)小范不比大范,季方可似元方?(见介)大王请摄龙威,尚容虎拜。
  (净)重劳鱼腹,敢肆蛙尊?只行常礼便了。(揖毕,坐介)请问使君,舍侄女这封家报,还是别人转托的,还是舍侄女当面交的?
  (小生)是贵主亲手付的。
  (净)牧羊一事,还是耳闻的,还是目击的?
  (小生)是下官亲眼见的。
  (净)这等,舍侄女为着何事,见弃于姑嫜,不礼于夫婿?使君请道其详。
  (小生)这是泾河君的家事,下官不知。但据令侄女告诉起来,也甚觉可悯。

  〖五韵美〗他也曾拨琵琶,细诉昭君怨。道是胡人恶洁喜的是腥共膻,(净)既然如此,他当初就不该求亲了。(小生)闻得令侄女说,这头亲事,不是他上门来仰攀,倒是大王自屈龙威,到他家去俯就的。道是你愿和番屈体将亲献。只为着威仪太贬,致累他早悲纨扇。(净大怒介)何物老奴,这般放肆!难道我钱塘君的性子,他是不知道的么?(小生)他道:大王谢事已久,手中没有兵权;即使怪他,也只好怪在肚里,料想做不出甚么事来。道是你,虽多力,也少权,料得过这失势蛟龙,不敌他部中蝘蜓。

  (净大怒,起介)了不得,了不得!这等说起来,我钱塘君几千年使不着的威风,今朝都要使出来了。使君请在敝宫少坐,待孤家领兵前去扫荡鲸鲵,把那数百里之泾河,杀做一条血水。到那奏凯回宫的时节,与使君痛饮一番,有何不可!
  (小生)闻得泾河父子骁悍异常,大王不可轻举。
  (净厉声介)说那里话!

  〖山麻稭〗我言不信,行须见。(拔剑介)看我这三尺青锋,埋没十年,空悬!喜今日,才得与人头相见。分付宫中,只消办酒,不消备肴。待我取那贼子头来,与尊客下酒。俺自有龙肝嗄饭,龙睛当果,龙脑薰筵。

  (高声分付介)传令水兵、水将,火兵、火将,分作两队,即刻随俺出征。
  (内呐喊应介)得令!

  〖尾声〗(净)军声一起阴阳变,平地里兴雷掣电。兄嫂呵,管交还你那一颗明珠掌上圆!

  (内鸣金擂鼓,净急下)
  (小生)你看他头也不回,竟自领兵去了。这番定有好音,全亏我一激之力。我且到便殿去假寐片时,再作道理。正是:

  请将不如激将,借兵怎似挑兵。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