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笠翁十种曲 > 蜃中楼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三出 回宫


  (外、老旦上)
  〖长相思〗(外)仗军威,虑军威,自古兵凶战事危。功成万骨摧!(老旦)忆人归,盼人归,倚遍门儿信息稀。教人心下疑。
  
  大王,三叔领兵前去,不知胜败如何?女儿可能勾回来?好生放心不下。
  (外)他往日行兵,百战百胜,泾河父子,那里是他的敌手?既然败了泾河,女儿毕竟回来。只是一件,那数百里居民禾稼,料想不能保全,如何是好?远远听见鼙鼓之声,想是班师到也。
  (内鸣金擂鼓,净引众,旦乘车,随上)

  〖赛观音〗(合)凯歌雄,军威大。雷电止,阴云顿开。觑神物犹如蜂虿。非是我把同类相残,也只为他行儿乖!

  (到介)
  (外、老旦)呀!我儿回来了。
  (老旦)嗳,我的儿呵!
  (抱旦哭介)

  〖前腔〗你全不似旧时容,当年色。憔悴尽,空余孽骸。蓦地见令人惊骇。还幸得母子相逢,亏你把命儿挨。

  (外)三弟,你这番出去,不害生灵么?
  (净)害便害了几个,还喜得不多。
  (外)有多少数目?
  (净)只得六十万。
  (外)这等,可伤禾稼么?
  (净)一发不消问得,比死人的数目更少。
  (外)有多少地方?
  (净)不过八百里。
  (外惊叹介)我说你的性子略使一使,定要损伤多少元气。万一上帝计较起来,却怎么处?
  (净)不妨,有个抵罪的人在。
  (外)是那一个?
  (净)小孽畜虽然杀了,那老龙的头还寄在他颈上。这桩事是他惹出来的,上帝若还计较,就推他出去,做个抵命的凶身。
  (外对老旦介)夫人,女儿今得生还,全亏了寄书的张御史。速速备下酒席,叫女儿亲自拜谢他。
  (老旦)今日晚了,到明早罢。
  (净)大哥,当初是小弟不是,不曾相得才郎,把侄女儿配了蠢子。我如今另做一头亲事,有个才貌兼全的在那里,把侄女儿嫁他,做个将功赎罪。你心上如何?
  (外)是那一个?
  (净)就是寄书的人。
  (外)我也正有此意。
  (老旦)这句话还说得中听。
  (旦)母亲,寄书来的是那一个?
  (老旦)是唐朝张御史。他说前日的书,是你亲手交付他的。
  (旦背介)这等说,是柳郎自己了。既然是他,为甚么不说本姓,忽然姓起张来?(沉吟介)是了,他知道爹爹恨他,要避讳蜃楼之事,故此假说姓张,也不可知。我明日见了他,自然认得出。
  (外)这头亲事说得不差,只怕他不肯应允。
  (净)明日席上待小弟说起,不怕他不依。
  (老旦)且看你的手段。

  〖人月圆〗(合)明日里,好把恩人待。试奏新声歌余凯,便从席上抛球彩。料着他知分量将心还自揣,有我这降龙杀婿的威风在,怕甚么恋糟糠的宋弘,亲事难谐!

  (末扮水卒上)龙宫传信至,鱼腹寄书来。
  (见介)东海龙宫的水卒叩头。
  (外)你千岁一向好么?
  (末)千岁好。一向不曾问候,特着小的来询起居。(见旦介)呀!原来公主在家里。我家公主有一封手书寄上。
  (取书递旦,旦背看介)原来妹子不知我的心事,只说我果然变节改嫁泾河,故此写书来骂我。暧,妹子,妹子!

  〖前腔〗你羞辱我,我也甘心耐。还亏我留得明冤的身儿在。倘若是流言未白身先坏,那利孺子的周公冤怎赖?堪叹我,到如今还有偿不尽的流言债。好教我哑吞声,这场狠骂难挨!

  骂便骂得狠毒,他这一片铁石心肠,冰霜节操,也其实难为他。我便耐过了罢!

  〖尾声〗(合)怨肠宽,愁眉解,恶姻断去好姻来。(旦)好笑我这到手的姻缘尚费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