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笠翁十种曲 > 蜃中楼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五出 试术


  〖夜行船引〗(生便服,带副净上)禹迹一筹浑未展,平白地洪福滔天。好事无凭,良朋未返,三事总成疑眩。

  下官奉旨巡河,原限半年奏绩。怎奈黄河两岸倒塌甚多,日夜趱修,还怕愆期致罪。谁料数日之前,洪水骤发,漂洗居民六十万,淹没禾苗八百里,竟是数百年来,未尝经见的灾异。如今河堤、河岸都没在水中,如何是好?又兼张年兄去后,杳无音耗回来,心上好生疑虑。只得要倩人占卜一番。听事的那里?
  (副净应介)
  (生)立在门首伺候,看有卖卜的走过,唤他进来。
  (副净应介)
  (末道装,持卖卜牌上)姻缘姻缘,信非偶然;几番撮合,尚未团圆。——吾乃东华上仙是也。向为柳、张姻事上奏玉皇,蒙玉皇授我三件法宝,一来成就好事,二来降服火龙。如今劫数将满,不免扮作卖卜之人,前去指引他便了。(行过介)
  (副净)老先生,我老爷要寻个卖卜的,你来得正好,随我进来。(引进,见介)
  (末)贵官在上,方外散人不敢行礼了。(拱手介)
  (生上坐不动介)你平日所学的,还是先天数,还是伏羲卦?
  (末)贫道所卖的另是一种,叫做玄元课。用这玄元至宝钱一枚,先跌三跌,分了阴阳;后跌三跌,分了生克,合来一决,就见吉凶。
  (生)这等,替我先占一课,看眼前的洪水,几时才退?
  (末)待贫道占来。(旁立、持钱祝介)玄元玄元,道大无边。举钱三叩,立应所占。(跌三下介)阳阳阴,这是阳胜致阴之象。龙乃阳物,水乃阴物,两阳相克,阴从是出。此乃两龙相斗,怒激致凶之象。古云: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所以水色带赤,水气带腥,此乃致水之由也。
  (生背介)这等说起来,难道应在泾河身上不成?(转介)几时得退?
  (末又跌三下介)生生生,这是方生未克之象。旱极思水,宜生不宜克;水极思旱,宜克不宜生。这等看起来,此水还不能就退。
  (生)这等,再起二课:一占行人,一占姻事。
  (末)请问,这个行人还是为别事去的,还是为婚姻去的?
  (生)就为婚姻。
  (末)这等,两事只消一课。待贫道占来。(照前祝毕,跌三下介)阳阳阳,此乃纯阳用事,阴不相济之象。凡求婚姻,须要阴阳相济;阳多阴绝,有夫无妻。此课求婚,多分不利;若问行人,是男就到,是女就不到。
  (生)是男。
  (末)待我再占生克。(又跌三下介)生生生,这是一味相生,欲克不能之象。婚姻喜的是我克他,行人怕的是他生我。这等看起来,婚姻一定不成,行人立刻就到。
  (生)恐怕未必都验。
  (末)贫道少立片时,待验过了才去。
  (小生带丑上)

  〖不是路〗跋涉徒然,空把身投不测渊!(入见介)(生惊喜介)年兄回来了。好灵课,好灵课!(小生)此位是谁?(生)是个卖卜的山人。他说年兄立刻就到,果然到了。不可以寻常术士目之,请过来相见。(相见介)(小生、生上坐,末旁坐介)(生)年兄寄书的事怎么样了?可曾亲到龙宫么?(小生)书曾献,溯洄亲到水中天。(生)这等,他见书之后,作何举动?(小生)倒坤乾,不须远询蛟龙怒,只这战血玄黄在目前。(生)呀!这等说起来,洪水之灾,果然是他所致。那泾水囚人,可曾取回去么?(小生)取是取回去了,只是婚姻之事,全然不妥。君休恋,从今裂却鲛鮹券,别求姻眷,别求姻眷!

  (生惊介)呀!亲事果然不谐。这等看起来,此位先生竟是活神仙了。失敬,失敬!(起揖、送末上坐介)
  (末)贵人所问的三事:一是洪水,二是行人,三是婚姻。如今行人到了,还差那二桩未遂。请问贵人:这洪水可要他退?这亲事可要他成么?
  (生)洪水是下官黜陟所关,怎么不要他退?亲事是下官生死所系,怎么不要他成?
  (末)这等,待贫道效一臂之力,玉成这两桩好事何如?
  (小生)难道有这等的神术?
  (末)贵人不信,请先试洪水。洪水退得去。亲事也做得成;若洪水退不去,连亲事也荒唐了。
  (生、小生喜介)这等,就烦一试。
  (末)求分付贵役,去汲一桶水,取一只锅,还要点些火来。
  (生)叫左右,快取!
  (众应,取到介)
  (末)贫道把这桶水倾在锅里熬煎,此水干一分,洪水退一丈;此水干一寸,洪水退十丈。只是要差一位贵役,骑一匹快马,到河边去打探,退出了河岸,就来报我;万一报迟了,把河水煎干,不通舟楫,这却不干贫道之事。
  (生)难道有这等奇事?左右快去打探。
  (副净应下)
  (末先舀水,后丢钱入锅,点火煎介)

  〖锦缠道〗仗红炉,转洪钧把玄阴戏煎。扇动火初燃,沸声儿、已从釜内喧阗。用不了那倦樵夫干柴半肩,煮干了那健阳侯弱水三千。(副净骑马急上)报、报、报!禀老爷:洪水退去一丈,人家的房产楼屋,都现出来了。(生、小生大惊介)果然有这等奇事!(末)看见河岸不曾?(副净)河岸虽不曾看见,河边的树木都露出来了。(末)这等,再去探来。(副净应下)(末)我这里锅退一丝边,早已报神州出现。倘若是潮煎一寸干,岂不告银河清浅?我只得忙抽火不敢尽余烟。

  (急抽出火,用水浇灭介)
  (生、小生)为甚么原故就浇灭了?
  (末)再煎一刻,则河水竭矣!其如中原亢旱何?
  (副净骑马急上)禀老爷:河岸退出来了。
  (生、小生)我辈凡夫肉眼不识真仙。师父请上,容弟子拜见。(同拜介)

  〖普天乐〗叹何缘,蒙神眷,怜困苦,开迷眩。愿示我,愿示我缩地真诠,早续却已断姻缘。恩同二天,方显得济人,功德无边!

  (小生)请问师父:成就姻嫁,计将安出?
  (末)就以此法行之。我将这三件法宝交付于你,你拿到沙门岛上,将海水熬炼起来。锅中的水滚,海中的水也滚;锅中的水干,海中的水也干。那老龙没处存身,自然把女儿献出来,你就迎接回家,完其好事便了。
  (小生)请问师父:当初洞庭之女许嫁柳生,东海之女许嫁弟子。沙门岛在东海之滨,此去只煮得东海,煮不着洞庭。这等看起来,要费两番煅炼了。
  (末)这是击一得二之法。洞庭是东海之弟,极重手足之情,他见胞兄有难,先要献女和亲,不消再去起炉作灶。
  (小生)是便是了。那东海、洞庭还有一弟,是旧日偾事的钱塘。他的性子凶悍不测,两兄弟都约束不来,万一举兵相抗,如何是好?
  (末)我这段法术,正为降服此龙。你放心前去,冥冥之中,自有神兵相助。只是这三件法宝,乃玉虚库中之物,须要仔细收藏,成功之后,须要缴还上帝。
  (将三物付小生收介)
  (生)愿闻师父姓名,以便终身焚顶。
  (末)三十年前同是一家,五十年后同归一处。不消问得姓名,只要记得回头便了。

  〖古轮台〗(末)共仙源,玄州分手未多年,蓬莱海水而今浅。交梨未煎,火枣如拳,恰好归来同咽。鸡肋官轻,羊肠路险,须知宦海也愁煎!及早把关头拨转,未夕阳先着归鞭。只盼着箫台凤鸟,天边鸾鹤,云中鸡犬。俺自会策蹇下遥天,迎双辇,备一副金浆玉醴接风筵。

  (生、小生)这等,师父请上,容弟子们拜谢。(低头拜介)(末忽下)(生、小生大惊介)呀!倏忽之间就不见了。嗳,我那师父呵,

  〖尾声〗我这里虎拜低头睛未转,谁知他御风已入清虚殿。空教我把法宝坚持也怕他随上天。

  (生)年兄,我们的好事,眼见得要成了。只是沙门煮海之事,须要同行才好。小弟尚有河工未竣,如之奈何?(小生)你有王事在身,那里去得?待小弟一人做来,只要打点两处洞房,安顿佳人便了。

  尽道神仙不易逢,谁知陆地遇乔松。
  降魔不用沙门杵,别有奇方制毒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