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笠翁十种曲 > 蜃中楼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八出 煮海


  「预搭高台两层,扮五色云端,遮柱台而下,层放锅灶扇勺等物」

  (末上)一朵祥云降海东,能教神物变昆虫。仙家别有降龙术,不在临川禹步中。——吾乃东华上仙是也,前日将三件法宝付与张生,他今日在沙门岛上煮海,特地前来护卫他。我想火龙的性子骁悍异常,想必定要与张生为难,我若要请几个天兵相助何难哉,只是行兵之法,制多者利在用少,服刚者利在用柔,我如今只是以静待动,用些法术制服他,使他生平的伎俩,一无所施,自然会拱手投降也。我且立在云头,看他的举动。(立上层介)
  (丑上)早起煮到中,海水一半空,若还煮到黑,海底裂开折。我们煮了半日,肚里饿了,且去吃了些点心,不知这炉里的火还着不着?我看来,(看介)火要熄了,老爷快来!(吹火介)
  (小生巾服上)

  〖骂玉郎带上小楼〗藿食菰根海上风,村酒虽然薄,色转浓,只余海错不愁穷,满江红脆松松,一任饥充。(坐下层扇介)效诸葛火攻,效诸葛火攻。纶巾羽扇从容,笑无知蠢龙,笑无知蠢龙,兀自的做哑装聋,全不怕额焦头肿。愁只愁一件愁只愁一件,昆冈软玉与石俱崩。(住扇介)且从容,此时汗透酥胸,轻罗扇摇不定芳心烦冗。

  (净戎装,丑扮雷神,旦扮电母,生副净扮火将随上)

  〖扑灯蛾〗(合)何来鬼匠工,何来鬼匠工,斧向班门弄,立刻见输赢,轻把头颅断送也,被人骗哄。(净)来此已是海岸了,你看那贼子,坐在岛上从从容容,好不煮得自在。且待我望一望,可有神兵助他。(看介,末将长帕向净眼边一缴,净做看不见介)呀,往常间把神眼一睁,上见天堂下见地府,怎么今日这双孽眼,竟与凡人一般,除了阳世之外,一些也看不见。(众)想是千岁吃蒜多了,待我们大家看来。(众看介,末将帕四围一缴,众俱看不见介)呀,我们都看不见,难道是做梦不成?(合)人人都怪眼儿蒙,多应同做魇缠梦。相推搡,醒来依旧显神通。

  (净)眼睛虽然不济,耳朵还是好的,大家闪在暗中,听他说些什么。
  (各立暗处介)
  (小生笑介)有这样痴龙,海水干了一半,还不出来投降,难道饶了你不成?奚奴添起来再煮。
  (丑添柴,小生扇介)

  〖骂玉郎带上小楼〗莫怪相煎太急匆,彼此难相并,势怎容。你那里乌江不到尚纵横,笑我这笔头锋擅雕虫,不擅雕龙。哪知道文人气似虹,文人气似虹。精诚素与天通,漫思量放松,漫思量放松。致命处,正好加工。顾不得守伤痛,思你若是要偷生惜死,偷生惜死,急从釜底抽出焦桐,送蔡邕,配朱弦向膝头亲捧。我还你一服清凉散,海冰河冻。

  (净)他自己一个在那里唧唧哝哝,并没有神兵相助,分付雷公电母,做起阵头来,杀上前去。
  (众应,抬出大鼓介,末伸长手扪住大鼓,丑打不响介)怎么往常敲一下,雷鼓就山摇地动起来,如今狠命的打,只是卜卜卜,就像敲板壁一般,这是甚么缘故?
  (旦)往常要打霹雳先要闪一个电光。我如今电光未发,你霹雳先行,失了次序,怎么打得响?
  (丑)也说得是。快些闪起电光来!
  (旦两手持镜舞介,末丢二袱盖镜,镜不明介)
  (净怒介)有那样失时的雷公,又有这样倒运的电母,叫将官,快把火箭放去。
  (生、副净放箭介,末接着箭,倒丢下介)
  (生、副净惊介)呀,怎么箭倒射转来?这桩事着实有些古怪。
  (净怒介)你们都没用,待我独自一个杀上前去,取了他的首级来。
  (拔剑向前,末伸手一推,净倒跌介)
  (众)呀,又没人拦阻,千岁怎么就跌倒了?这等看起来,也不是雷公失时,也不是电母倒运,也不是火将无能,是你这龙王蹭蹬。

  〖扑灯蛾〗将军手段中,将军手段中,莫怪兵无用。一计莫能施,八面威风都丧也。请君入瓮。(净)我从来用兵,都是无往不利,甚么缘故,倒起运来?缘何头脑忽冬烘,弄猢狲又被猢狲弄?听嘲讽,虾鱼蟹鳖尽欺龙。

  ——你们不要慌,二千岁请救兵去了,少刻天兵下来,难道也斗他不过?
  (外急上)摸道天阍容易叩,堂帘也有隔人时。三弟胜负何如?
  (净)不要说起,纵横一世蹭蹬一时,不知什么缘故,弄得雷声不响,电火无光,火箭射不前,刀杀不进。活活的把人气死。如今只等天兵,天兵到那里了?
  (外)一发不要说起。往常的天门一叫就开,偏是今日古怪,紧紧的闭住了,半日应也没人应一声。
  (众惊介)这等怎么处?
  (外)如今没奈何,只得投降了。
  (净)煮便等他煮死,我决不去投降。
  (外)做我不着,走过去见他。
  (行介)
  (净)等他说话的时节,我杀上前去,攻其不备便了。
  (外至台前拱手介)张使君,请了。
  (小生立起拱手介)大王请了!
  (外)使君请下来讲话。
  (小生)大王请在岸边少坐,待下官煮干了这锅水就来奉陪。
  (外)若还煮干了水,就见不成了。使君,家兄与你何仇,这等相煎太急。
  (小生)下官不怪令兄,只因前日从此经过,有两件东西掉在海里,如今要煮干了水,好寻一寻。
  (外)那两件东西,寡人拾得在此,特来奉还。
  (小生)那两样东西?
  (外)贮鲛绡帕的盒子,系水晶佩的连环。
  (小生笑介)当真肯赐还么?
  (外)官无毁笔、君无戏言。寡人忝位君王,岂肯自轻其口?
  (小生)这等,容下官来拜谢!(下相见介)
  (净拔剑向前欲砍介,末伸手一推,末跌倒爬不起叫介)二哥扯我一把。
  (外扯不起介)怎么像有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
  (小生)没什么东西,想是他自己的宝剑,待下官取了剑来,自然爬得起了。(取剑自佩,净爬起介)
  (外)这等,看来是个真仙了。还与他斗什么?快走过来相见。(扯净见介)
  (小生)你如今降了么?
  (净厉声介)看家兄面上,让你些罢了,那里肯降?
  (小生大笑介)

  〖对玉环带清江引〗你既然声响如钟,心雄口也雄,为甚的腰曲如弓,头崩角也崩,雷声又不轰,电光又不红,到如今折甲赔戈积成熊,耳峰到头终,把夫人送,妙计成何用?惹火逼城门,断却池鱼种,从此劝君休持勇。

  (外)请问使君,这两门亲事,是入赘还是过门?
  (小生)下官与敝友都有王事在身,不能就赘,还是迎娶过门罢。
  (外)这等,待寡人备下妆奁,择一个好日,遣嫁便了。
  (小生)既如此,小侄婿暂别。叫奚奴,收拾了炉灶回寓所去罢。
  (丑)且慢些,我也有一件东西掉在海里,要寻一寻。
  (外)我也知道了,遣嫁的时节,赏你一个丫鬟就是。
  (丑跪介)谢恩。

  (外)恶姻变作好姻,
 (小生)火人强似冰人。
  (净)豪客翻为娇客,
  (丑)生亲煮做熟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