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笠翁十种曲 > 蜃中楼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出 乘龙


  〖夜行船〗(生吉服,带末上)佳音一纸来天际,云画饼竟可充饥。海市重开,蜃楼复起,幻气结成真气。

  自从张年兄去后,下官终日悬悬。喜得数日之前,接得一封喜报,说煮海之方果验,和亲之局已成,眼见得两门亲事都成就了。已曾差人往海上迎亲,今日必定要到。叫院子,唤宾相伺候着。
  (末应介)
  (众鼓吹,引小生、旦、小旦、丑、老旦、副净上)
  (末)禀老爷:亲事到门了。
  (生出,迎进介)
  (生、小生先见介)
  (杂扮宾相上,照常行礼介)

  〖好事近〗(生、小生)二妙喜同归,不负当年佳会。经磨受折,坚贞若个堪比,若不是神天再造,眼见得误佳人,葬送在烟波里。愧吾侪造孽从前,累娘行吃亏到底!

  〖前腔〗(旦、小旦)难提,阿姊试艰危,辱骂难辞家妹。岂知道存心端淑,何须避嫌瓜李?倘若是谅同匹妇,怎能勾完名全节归原配?方信道做忠臣舍死无难,奠金瓯全生非易!

  (生)年兄,我和你成就姻缘,都是神仙的法力。为人不可忘本,还该望空拜谢了他,然后做亲才是。
  (小生)我也正要如此。那三件法宝是神仙手授之物,如今见了法宝,如见神仙一般,将来供在上面, 一同拜谢便了。
  (生)说得有理。叫奚奴,供起法宝来。
  (丑应,摆列介)
  (生、小生、旦、小旦同拜介)
  (末暗上,立高处介)

  〖千秋岁〗(合)谢神只,至德参天地,法术巧算更灵奇。水火交攻,水火交攻,烈焰里,开出莲花并蒂!(末高叫介)二位使君请了。(众惊介)(生、小生)神仙立在云端,与我们见礼:不免请他下来拜谢。(对上高叫介)师父,请降云軿,容弟子们叩谢。(末)二位的姻缘乃前生注定,小仙不过体天行道,何恩之有,不敢拜领。只将法宝交还,以便缴完上帝便了。施恩的,夸恩惠;立功的,居功绩。总犯神仙忌。怪人间德政,到处留碑。

  (生、众)神仙既不肯下来,我们望空再拜便了。
  (同拜介)
  (末收三物介)飞来不见王乔舄,归去难追列子风。(暗下)
  (生、众)呀!法宝忽然不见,连方才说话的神仙,也随白云散去了。

  〖前腔〗(生、小生)怪良媒,倏忽归天际,连法宝也入希夷。恨不曾梯上云端,梯上云端,伸只手,牵住仙家衣袂。问躯壳,何时蜕?问蓬岛,何年会?好待我预把归装理。免沉沦苦海,到岸犹迷!

  (小生)小弟的婚姻,虽烦神仙呵护,也幸得朋友相成。当初在蜃楼订约,止有年兄,并无小弟。若不亏老年兄至公无我,竭力图维,小弟岂有今日?如今该请坐了,待愚夫妇拜谢才是。

  〖越恁好〗(小生、小旦)良缘虽缔,良缘虽缔,敢忘却议亲时?若不是你真心为友,金共石,不相移,眼见得二乔同入金钗队,休言姊妹不同归。英娘也是娥皇妹,英娘也是娥皇妹。

  (生)订婚虽是小弟,还只费得启口之劳;后来冒险投书、婴锋煮海,偌大奇功,都是年兄一人之力。愚夫妇正要拜谢,怎么倒反说起来!

  〖前腔〗(生、旦)共图欢会,共图欢会,偏教你独自受艰危!虽则是前缘缔就,叨神惠,仗仙威,几曾见银锅不煮汤能沸?这辛苦却凭谁?人耕我食宁无愧,人耕我食宁无愧!

  (丑背介)他两个的好事都上手了。我奚奴跟了他们受尽许多辛苦, 一毫赏赐也不见。前日龙王亲口说的:遣嫁的时节,赏你一个丫鬟。难道他们两个,自己不肯破悭,连下人的赏赐也侵匿了去不成?不免唱只曲儿打动他。
  (转介)二位老爷与二位奶奶在上,奚奴有一只曲子,极合今日的时事,要唱来侑酒。不知容唱不容唱?
  (生、小生)如此甚好,你便唱来。
  (丑唱前《挂真儿》介)
  (生、小生)这是我们耳卜之夜听见的曲子。如今句句都验了,可见神道有灵。
  (丑)灵便灵,只是有些势利。
  (生、小生)怎见得?
  (丑)听卜的那一夜,奚奴也曾斋戒沐浴,在神前祷告一番:且看相公发达之后,赏我一个甚么老婆?不想也听见这只曲子。如今二位老爷都验了,只有奚奴不验。他只喜奉承贵客,不肯帮衬小人,所以说他势利。
  (生对小生笑介)分明是讨赏的意思了。也罢,把小弟的丫鬟配他,应了那只曲子罢。叫丫鬟过来,与他同拜。
  (老旦、丑并立介)
  (小生)小弟去传书煮海,都是他跟随。把小弟的丫鬟配他,才是个正理。叫丫鬟过来,与他同拜。
  (副净、丑同立介)
  (丑)这叫做秀才命穷,吃酒犯重。这等看起来,两头都不着了。二位老爷都是恩主,难道好受了那一位的,辞了那一位的不成?
  (小生对生介)年兄,不如把两个丫鬟都赏了他罢。
  (生)这狗才好造化。快过来拜堂。
  (丑、老旦、副净同拜介)

  〖红绣鞋〗三人同做夫妻,夫妻;推辞反得便宜,便宜。主快乐,仆欢喜;奴捧腹,婢舒眉。满门都受神仙惠,满门都受神仙惠!

  (生、小生)张灯引导,各归洞房。(同行介)

  〖前腔〗寒窗十载相依,相依;洞房今喜同归,同归。红并倚,翠相偎;珠作窖,锦成堆。豪华须作龙宫婿,豪华须作龙宫婿!

  〖尾声〗从来不演荒唐戏,当不得座上宾朋尽好奇。只得在野豆棚中说了一场贞义鬼。

  二事虽难辨假真, 文章凿凿有原因。
  蜃楼非是凭空造, 仅作移梁换柱人。

  (剧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