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偷心海盗船 >
十三


  魏辰苏很想拿胶带封住她老妈那张大嘴,但最教他生气的是花苓的反应,或者应该是说她的没反应。

  他对她而言,似乎只是一个陌生的路人,与她毫无相干,所以她才会这么不关心他的事,对他要去高雄的事也不闻不问。

  即使他们还算不上是朋友,但也算有过几面之缘,总该问一声,关怀一下呀。

  “辰苏,你是不是和花苓有仇,看她很不顺眼?”全胜利笑问。

  “没有。”魏辰苏冷冷说道,感到自己的眼神在不知不觉中一直盯在花苓身上,便赶紧收回。

  “那你刚才干么用一种很凶恶的目光瞪着她?”全胜利再追问。

  “我哪有用凶恶的目光瞪她?你少胡说八道了!”

  “不是凶恶?”他啃着鸡翅一脸质疑,“那莫非是我看错了,应该是含情脉脉才对?”

  毛凤和花蓉一起看了过来。

  魏辰苏怒瞪全胜利。“你是存心来闹场的吗?”该死的,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我怎么敢,这里是你的地盘耶。”他回以无辜的一笑。

  魏辰苏正要开口再什么,花苓站了起来。

  “我吃饱了。”不想自己成为饭桌上的话题。

  “那到客厅用水果。”毛凤笑眯眯的招呼。

  “我也吃饱了。”花蓉跟着过去。

  “你不要再给我乱说话了。”魏辰苏警告的瞪向全胜利。

  “是,”嘴上是这么应道,小声嘟嚷,“这年头呀,很多人听不得实话,而且乱没种的,明明喜欢人家又不敢承认,胆小如鼠。”

  “你在嘀咕什么!”

  “没有,我在说我一个朋友,你不认识的。”全胜利啃完难翅,舀来一碗汤喝了起来。

  魏辰苏瞟他一眼,没再开口。

  他没种吗?他不过只是还没弄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花苓。

  一旦他确定自己对花苓动了情,他当然会直接采取行动追求她。

  即使她性情冷淡,即使她目前还没把他看在眼里,他也会想尽办法让她眼里只容得下他一人,心里填满他的身影。

  好,决定了,如果她今晚回去时,有跟他开口说声再见,那么他就和全胜利交换,让他先去高雄,他留下来再确定自己的心意。

  吃饱喝足后,毛凤让儿子送花家姊妹回去,被花苓婉拒了,因为两家距离并不远,没必要送来送去。

  花苓率先步出大门,一句再见也没有,因为她从不习惯跟人道别。

  花蓉则笑容满面和毛凤道再见,全胜利在她后面跟着离开。

  送走客人,瞥见儿子的眉心纠拧在一起,脸色有点难看。

  毛凤随口问:“干么?便秘呀?”

  魏辰苏没回应,掉头走上二楼。

  这女人居然睬都没睬他一眼,就这样走了,连声再见都舍不得说,好好好,很好,他可以安心去高雄了。

  因为他们两人绝对不可能再有进一步关系的。

  这样的女人,就算原本他对她真的有点心动,现在也早就烟消云散了。

  “筑梦休闲农场”位于市郊的山顶,农场里值满各种常见的香草植物,还种了一大片的薰衣草。

  薰衣草田的中间,盖了一间透明的咖啡屋。

  每到例假日,这里便会涌现一批来此赏景、喝茶、散心的人潮,而且晚上来此赏夜景的人也很多。

  今天是星期四,并非假日,不过是沁香园的公休日。

  一早,花容便和朋友约出去玩了,花苓则邀了三楼负责帮她们打理香精油铺的许静美,一起到筑梦休闲农场选购几盆香草物。

  许静美是她大姊的朋友介绍来的,年纪四十上下,长得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十分温婉,想必是出身自十分良好的家庭,不过她眼底偶尔会露出一抹历经世事的沧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