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偷心海盗船 >
十六


  来到四楼厨房,见他站在她身边,花苓指着左边说:“洗手间在那里。”

  “我是来找你的,我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她将壶中的花茶渣清掉,改放进迷迭香和薄荷,将壶添满茶水,抬眼向他。

  “我对你很生气。”

  她淡问:“是吗?今晚招待不周?”

  “不是,是我很看不惯你的冷淡。”他来了半个多小时,她居然理都没理他。

  定定注视着他,花苓平淡的嗓音幽冷的吐出,“那是你个人的喜好,你可以选择不要看到我。”

  “问题是,很难。”

  “没人强迫你一定要面对我。”

  “是没有,但……”魏辰苏凝眸睇她,“我的心渴望见你。”今晚来了这里之后,他发现确实有竞争对手的存在,不是他老妈在胡诌,他的斗志瞬间燃起,决定不再多想的采取行动。这样的话充满了太多的想像,花苓不愿去做无意义的揣测,只是无言的瞅望着他。

  “你可以对别人冷淡,但我不喜欢你连对我也这样,因为,”魏辰苏浑厚的嗓音一字一字吐出,“在我眼中你是特别的,我希望在你眼中,我也是特别的。”

  既然世界上六十几亿的人口,他独对她有心动的感觉,那么休想他会把她拱手让人。

  他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每回见到她总会想生气,那是因为他几乎第一眼见到她就钟情,而她对他没感觉。

  花苓的神情有一瞬间改变了,不过那仅止一刹那而已。

  “我要追求你。”魏辰苏再丢出一句话。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花苓静默的觑他片刻,竟说:“好。”

  他顿时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说的话真的是“好”吗?

  “你、你刚是说……”

  “你可以追求我,不过,我不保证会让你追到。”她也想知道这个人在她的心中,会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她平平淡淡的表情,让他窥探不出来她真正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你对我也有好感吗?”魏辰苏问。

  “不讨厌。”花苓看他一眼。

  不讨厌?这表示他应该觉得高兴吗?但值得欣慰的是,至少她答应让他追了。

  “我还得在高雄待一、两个月,没办法常常回来陪你,不过每个周末和周日我会过来看你。”他不是没和女人交往过,但这么正经八百说这种话,是第一次。

  “嗯。”花苓淡然轻哼。

  她就不能对他有点别的表情吗?用这种神情对他,好像当他是陌生人一样,他不得不有点怀疑她刚说要让他追的话,是不是在耍他呀。

  “我会打电话给你。”

  “嗯。”她提起茶壶走上楼。

  他跟在后,在她要走上顶楼时,他拉住她的手。

  “我刚说的话,是认真的。”

  “我也没在说笑。”花瞪着他的手,“请放手,我不喜欢人家随便碰我。”

  她一向不习惯和别人有亲密的肢体接触,以前大姊总爱逗她,故意对她又搂又抱,但因为她是她的亲姊妹,她还可以忍受,但其他外人就不行了。

  松开手,魏辰苏露出笑容,“那么我们刚才说的话,从今晚开始生效。”

  “随你。”她走上顶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