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偷心海盗船 >
三十一


  “我和她之间的问题,不在我而在她身上,你要我去追求一个可能永远也不会真心爱上我的女人吗?”

  “你这个没耐性的笨儿子。”毛凤端来茶和水果。“这样你就想要放弃!?真是孬!”

  “妈,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我。”

  “我不知道?”毛凤眼儿一瞪,坐了下来,“你以为你妈我没谈过恋爱呀,说到谈恋爱,我的经验可以出好几本书了。”她一开口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烈女怕缠,何况花苓并不是烈女,她只不过性子淡泊了一点,对你的事她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心底可波涛汹涌得很呢,你难道不知愈是平静的海面,底下可是愈暗潮汹涌?”

  这几天她可是不时就往沁香园跑,想探探花苓对儿子的事是怎么想的,虽然花芩还是那样平平淡淡的,可是只要细心一点,就可以发现她的异常了。

  她的眉眼偶尔会不经意的蹙起,然后无意识的发起呆来。

  “她……”想问的是她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只问了一个字,魏辰苏就把话给顿了住。

  “傻儿子,你没听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人呀什么都好改变,最难改的就是性情,所以别要想去改变一个人的个性,那简直难如登天,吃力又不讨好,真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她的全部,不要要求对方为自己做改变,那太强人所难了。”

  全胜利捧场的鼓起掌来。“哎呀,毛妈说的话真是睿智呀,没错没错,人什么都会变,就是那副臭脾气到死也不容易改变。”

  毛凤被他一褒,整个脸色一亮。

  “就是呀,笨儿子,像你这种烂个性,人家花苓都没说受不了你了,你还有脸嫌人家冷淡。”

  看儿子似乎有被她说动了的倾向,毛凤赶紧再开口,“那张照片人家她一看就知道你是冤枉的,既没骂你也没怪你,你反而无理取闹的和她大吵一架,你呀,找个时间去跟她道个歉,再和好不就没事了。”

  “她知道?”魏辰苏讶异的抬眼。

  “对呀,花蓉告诉我的,准错不了。花苓一向就冰雪聪明冷静理智,这种把戏怎么可能骗得了她。”

  魏辰苏沉默不语。原来她早就知道,可她不解释。

  “喂,毛妈都这样说了,你还不赶快过去?”全胜利催道。

  “去做什么?”

  “道歉呀,你不是还想着她吗?求她再让你回到她身边去呀。”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好道歉的,我和她是真的不适合,你们两个不要再枉费心机了。”

  要他怎么拉得下脸再去找她,当初说分手的人是她,他的自尊不容许他低声下气的去求她,除非是她自己来找他。

  毛凤快翻脸了,说了大半天,儿子居然还是不为所动,她又不能硬拖着儿子过去花家,只能在旁边气得直跳脚。

  “对不起,我居然和茉蕾一起做出这么愚蠢的事。”张文彬跑来自首道歉。他从花蓉那里知道,花苓一眼就看出那照片的玄机。

  花苓纤美的手指舀起茶罐里的薰衣草,装进茶壶中,冲进热水,等了片刻,待茶出味,才注入杯中,推到他面前给他。

  “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淡淡的语气并没有责怪之意。

  “不会了,昏了头的事做一次就够多了。”她依然是这么强烈的吸引着他,不过张文彬明白,他和她是不可能的了,不是因为照片的事,而是她的心底已经进驻了一个人。

  是不甘心,又无奈,毕竟爱情与先来后到无关。

  “学长,谢谢你。”花苓突然这么说。

  “没头没脑的,谢我什么?”

  “谢你受得了我的冷淡,一直当我的朋友。”

  “你怎么会突然这么说?你让我最欣赏的,就是那种淡若轻风的性情,我反而要感谢你呢,在我做了那种过分的事后,还愿意理我。”

  他是听花蓉说了她和魏辰苏的事,不过他觉得他们两人闹分手,应该只是暂时而已,不久就能和好如初了。

  魏辰苏不会傻得这样就放弃花苓才对吧?

  她拿起一张彩色纸叠起纸鹤。“我的淡若轻风在某些人眼里,是一种莫大的过错。”

  “那是那些人不懂你的好,我知道在你淡默的表相下,其实包裹着一颗比任何人都温暖善良的心。”

  “谢谢。”

  “我们还是朋友对吧?如果你有什么烦恼,我很愿意听你倾诉。”他瞥见她眉眼间暗藏着一抹落寞,是因为魏辰苏吧?

  “谢谢,我没什么事。”她淡道。

  当是为了弥补先前做的蠢事,张文彬开口,“呃,魏辰苏他,其实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站在同性的立场,说实话,他是真的这么认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