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王爷闯香闺 > 上一页    下一页


  商飞雪在送走了尹承善之后,一双晶亮眸子直直地看着珠帘后头的床榻,那被铺得绵软的软榻似乎正向她招手似的。

  她着迷似的走过去,偏偏才走了几步,便见一人从窗口跳进来,接着一只手横出挡住她的去路。

  该死的,这些人就是不肯让人安生!

  今儿个一早便出门上香,才回来就得应付简氏和商清远,好不容易脱身回房,接着和尹承善一阵周旋,现在终于把大佛送走了,竟又来个不速之客。

  这还让不让人歇歇啊?

  因着心里头有无数抱怨,商飞雪一开口,自然没好气。“你来做什么?”

  这些人,一个两个的都将侯府内院当成自家后花园了,来去自如还老闯她香闺当歇脚处,要不是她这院子没人,若让人见了传出去,她的名声便尽毁了。

  “我……”

  轩辕醉正想开口解释自己的来意,可谁知他才张嘴,商飞雪却已经越过他到了床榻边,然后大剌剌的将她自己埋进那柔软馨香的被铺之中。

  这还不算气人,最让人跳脚的是,她竟然还逸出一声满足的喟叹,那旁若无人的模样教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这丫头还真不将自己当男人了,他在这儿伫着,她竟然敢毫无顾忌地躺上床榻,若非他太了解这个小师妹,搞不好会以为这是一种勾引。

  “你不该来的。”彷佛闭着眼都能看到轩辕醉那挤眉弄眼的不满模样,商飞雪的唇不由自主地往上弯了弯,嘴上却没留情,直接数落。

  “我能不来吗。”他的语气颇为无奈。

  若是可以,他也很不想来好不好。

  这里毕竟是侯府,虽然不似皇宫内苑那样处处都有禁卫军巡逻,可到底也是戒备森严,他可是费了一番心力才能避开守卫、悄然入室的。

  “又没人逼着你。”

  知道她性子,轩辕醉没在这话题上打转,开口问:“方才那人是谁?”

  稍早他要跳窗进来的时候,听到屋内有一男一女在对话,女的他当然知道是飞雪,男的他听不出是谁,却知道对方也是会武的,便不敢太靠近听他们说什么,只好暂时躲远一些,直到见男人纵身而去,方敢进屋。

  “……泷阳王吧。”语气有些迟疑。

  “他亲自来?”他还真没想过那种富贵人家子弟会做这种事。

  “大概吧……反正又不重要。”闭着眼的商飞雪皱了皱眉头,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

  虽然她即将嫁给尹承善当侧妃,但自小不在贵族圈生活的她,压根不晓得泷阳王尹承善长得是圆是扁,她方才只是从对方的举止来意猜测身份,虽然那人也自称“本王”承认了,但到底要进了王府见到本人才说得准。

  毕竟要跟这些富贵世家周旋,便要万事小心、不得轻信。

  “人都闯进来了还不重要,你可以再随兴一点。”轩辕醉没好气的说着反话。

  他真想将这一脸无所谓的小师妹敲醒,难道她真不知道自己已经入了豺狼虎豹的窝吗,竟还这般随兴,她以为她有几条命可以这样折腾。

  看来师父让他过来瞧瞧,还真是无比英明之策。

  “知道了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像老妈子。”不耐烦听人碎念,虽然知道轩辕醉会这么说纯粹是关心,可在她这么疲累的当下,还真没耐性听这些,索性换了话题。“是他让你来的?”

  水眸依然紧闭,但商飞雪问出这话时,声音却不若方才的平稳,寻常人或许听不出来,可熟识她的轩辕醉是知道的。

  望着她那张泛着浓浓疲惫的脸庞,他收起了玩笑打闹的样子,仔细打量仍闭着眼睛的她好一会儿,才轻应了一声,“嗯。”

  “其实……非亲非故的,他真的不需要这样。”她的语气刻意装得疏离。

  还是没睁眼,但话才说完,她便觉得胸臆涌上一股酸涩,让她连眼也不敢睁,就怕让轩辕醉瞧见她眸中的泪光。

  其实……她真的很想很想……再回去过以前的生活,虽然没有显赫的身份,却能过那样无忧无虑的日子。

  不似如今,彷佛因为她的身份贵重了,便连她那颗心也轻盈不起来。

  “话我还是要带到,师父希望你别太勉强自己。”敏锐的感觉到她情绪上的浮动,他放缓了语气说道。

  “我不勉强,这条路是我自个儿选的,我不会怨任何人,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摇了摇头,商飞雪冷然的说道。

  那笃定的语气似乎真的没有半分勉强,可是身为她的二师兄,轩辕醉哪能不了解她话中的无奈。

  他很清楚,她会回来侯府,说起来虽有商清远的逼迫,实际上亦是她自己愿意的。毕竟师父曾对她许诺,若是她当真不愿意回来,也能保她一世平安富贵,没人能勉强她,就算是贵为侯爷的商清远也不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