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王爷闯香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王爷可还记得婚前夜会之事。”她的语气一沉,显示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她本来就打好算盘,无论尹承善那天有没有来找她,她都不准备承欢献媚,而是打定主意以自己冬宁侯府庶女的身份让对方提防自己、冷落自己,原以为那天尹承善来把话说清楚后,她可以更照着自己的计划进行,没想到这厮竟然变了!

  好吧,若真不能如她所愿,那她也不介意同尹承善闹翻,让他去迁怒商清远,虽然这对她来说是下下策,这处罚对商清远来说太轻,可是不能两全时,她倒不介意玉石俱焚。

  “记得,怎么了?”看着她的脸色越发铁青,尹承善的心情便越好。

  “既然王爷记得,那王爷不觉得今后宿在王妃屋里比较能安心?毕竟妾身可是冬宁侯的女儿,王爷真能相信妾身当晚所言?”既然不怕翻脸,商飞雪直接把话点明。

  “若是本王不呢?”他悠闲反问着。

  尹承善的话刚落,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已经抵在他的颈项上。

  对商飞雪那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手,尹承善没有惊慌,有的只是赞赏。

  其实打从她的袖口闪现一抹银色光芒时,他就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他不是躲不过,而是不想躲过。

  不躲是为了逗弄,也是为了试探。

  他想知道,这个怀着目的嫁给她的女子是否真如她自己所说的不会害他?他想知道,若自己给了这么大的机会她会怎么选择?

  “你看吧,我是不是叫你去王妃那比较好。”气到一个不行,商飞雪也懒得跟他玩妾身王爷的游戏了。

  说来她是下了一招险着,她是知道他身手的,也明白要不是趁着他自己近身又不察,她是没可能威胁得到他,光想到这,她的手心都泌出汗了。

  她现在的行为若是传出去,只怕今上会气得把她大卸八块,怎么说尹承善也是皇亲国戚,哪容得她一个女子冒犯。

  说到底都是他的错,把她给逼急了。

  “告诉本王,你为何执意嫁入泷阳王府?”彷佛没感觉到有把匕首正架在他的脖子上,尹承善还能从容的与她说话。

  若是外人听了,八成以为他们真在闲谈。

  “那晚我就说过了,我不会对王府、对王爷不利。”她话说得诚恳,但匕首还没放下。

  “这还不够,本王要知道原因。”之前他只想防范她不会不利于王府,可现在他是真心想知道她的执着是为了什么,虽说他已经猜到八成。

  迟疑片刻,她缓缓道:“我嫁给你是为了复仇,只不过我的仇人不是你,我只需要你帮我演一出将计就计。”

  听她用将计就计这个词,尹承善已经能确定她口中的仇人是谁,他沉声道:“你的仇人是商清远。”

  见她点头,他便信了。

  其实知道自己要娶的是商清远的庶女时,他已经让人查过这贵族圈几乎没人知晓的商飞雪,方知商清远说商飞雪的身子不好、在乡下养病都是骗人的借口,这商飞雪打小就跟着她娘被冬宁侯夫人找了个由头发卖了。

  后来她娘亲生病,两人被赶出主人家,商飞雪为了给她娘亲治病,又将自己卖入姓卓的人家当丫鬟,偏偏她娘撑不过几年就走了,商飞雪继续当丫鬟,接着没多久商清远就着人凭侯府势力把她接回侯府。

  本来在夜会商飞雪之前,他觉得以她的出身跟遭遇兴许是不知道她自已被当棋子的事,没想到她不仅知道还说不会害他,并执着要嫁他——先前他有迟疑也不尽信,毕竟她也可能被商清远收买,选择放下仇恨,只要富贵,可如今她完全没想顺势从了他当侧妃,便足以显现她的真心。

  想来她定是因为生母的事无法原谅商清远,因此需要这招将计就计来复仇。

  思及此,尹承善笑道:“所以本王可以假设你是本王的盟友?”

  “至少不是敌人。”商飞雪淡淡说道。

  她完全没有想过要跟尹承善合作,她不需要盟友,她只想靠自己的力量一举扳倒冬宁侯府,教简氏跟商清远后悔曾经这么对她娘亲。

  “好吧,既然不是敌人,那可否请你将这东西移开?”虽是问句,但其实他已抬手直接用食指将匕首架开,因刀锋颇利,他的手指立刻留下一小道血口。

  见状,商飞雪一惊,若不是她眼捷手快也退了几寸,只怕他手指上的伤口会更深一些。

  这男人有些出乎她意料之外,虽说大男人本就不该怕皮肉伤,但说到做到的人可不多,她所听过的富家子弟大多是怕痛怕得要死,嘴巴很厉害,真见了血便要吓晕了。

  “所以我们算是达成共识了吗?”她皱着眉问他。

  “你所谓的共识是什么?”瞧见她退了寸许的匕首,尹承善颇为满意,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害泷阳王府,但我也没办法真……真当你的侧妃。”她一双水眸直盯着他道,似要确保他不会乱来。

  像是毫不在意她那把匕首仍对着他,尹承善再次无视刀锋有可能划伤他,自顾自地起身,下意识的,商飞雪又将手往后退了几寸。

  见尹承善迈步往外走,商飞雪着实松了口气。

  当商飞雪这么想的时候,尹承善突然旋身,给了她一记暧昧不明的笑,“你……很有趣。”留下这句话,他拍拍屁股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有趣是什么意思?!那他们到底是达成共识了没有?

  商飞雪愣愣地望着那消失的身影,不知为何,想起他临走前的那抹笑,她竟……竟然觉得心扑通扑通跳得好快。

  瞧得见吃不着是吧……初冬阳现在的表情摆明了是等着看笑话的意思。

  今早她得到消息,昨晚尹承善还是睡在外院的书房,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尹承善压根对商飞雪没有意思,不过守门婆子说尹承善是待了好一会儿才离开的,所以她觉得啊,肯定是郎有意妹无情。

  正因如此,她对商飞雪更有好感了,毕竟能治得了尹承善的人可没几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