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王爷闯香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还以为你长大了呢,到头来还是那古灵精怪的丫头片子。”拿她没办法,他曲指弹了她那光洁的额头一记,脸上满是宠溺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揉了揉发红的额头,初冬阳不满的说:“那表哥也没好到哪去,打小到大就只知道用这招治我。”

  “贫嘴。好了,就算真的要走,也不能是让我休了。”被夫家休离对一个女人来说伤害太大,虽然明知道以冬阳对志天的情深,这辈子只怕不会再嫁人了,可终究还是要顾及名声。

  罢了罢了,只要人别离开京城,他好好看着也就是了,难不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能有人欺负得了他表妹。

  那笑容展现在那张俊朗的脸上,其实十分迷人,尤其那眼神还带了宠溺,让人不禁迷醉,伫足而望。

  商飞雪的视力一向很好,虽然距离和暖阁还有一小段的距离,可窗户开着便能让她将尹承善的笑颜尽收眼底。

  看过他的贵气、瞧过他的霸气、更知晓他的孩子气,却没想过他还能对女人有这样宠溺的一面。

  商飞雪知道自己该转头离去,可她的双脚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般,走不了,只好怔怔的望着,良久无法收回视线。

  她知道他对她的好与纵容,却还没亲眼看过他对别人也是如此。

  闭了闭眼,脑海中突然响起娘在临终前对她说的话——

  “孩子,咱娘俩都是没福分的人啊,可娘还是希望你就算当人丫鬟也别给富贵人家当小妾,那日子……太苦了……”

  那时母亲的眸子里有希冀、有期盼,希望她这个女儿能过得比她好,更是希望她这个女儿不要被富贵也不要被男人的感情给迷花了眼。

  男人在觉得新鲜之时,会对你百般疼、万般宠,可腻了之后呢?那些通房丫鬟、姨娘小妾,哪个不是在容颜渐衰之际就被关在华屋里头扳着指头数日子,至少正妻还能名正言顺的看丈夫几眼。

  “还好……”一声轻喟,商飞雪闭了闭眼,想要拂去心头那不该有的念头。

  还好她一开始就决定将自己的心锁住,还好她对感情一向谨慎得多,虽然要说一点触动都没有,那是骗人的,可至少还不至于到离不开的地步。

  原本她是发现了那幅画的秘密,这才兴匆匆依着丫鬟的指示来找尹承善,没想到竟让她瞧见了这一幕,心虽微微渗了点酸涩,却也更坚定了离开的念头,毕竟那对璧人之间,可没有她能立足的空间。

  “还好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响倒让商飞雪吓了一跳,本就少了血色的脸蛋更显苍白,她转头一瞧,却见尹承善不知何时竟已来到她身后,这才吓着了她。

  “你怎么在这儿?”她脱口问出。

  方才不是还在和暖阁同王妃打情骂俏的吗?为何现在又来招惹她?果真也不过是个寻常男子,习惯了左拥右抱,可她从来就不是那些寻常女子,最看不惯的就是满心想着坐享齐人之福的男人。

  “我刚出了和暖阁就见到你一人在这儿发愣,所以就过来瞧瞧了。”

  “喔。”本来就是惊吓过后随口问出的话,她倒也没想过他会如实回答,见他答了,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有怒气有不屑,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在这儿做什么?”尹承善好奇的问道。

  她向来很少出自己院子的,自从为她准备的院落死了迎花之后,为了方便两讨论事情,他便作主让她搬到离主屋近些的院子。

  平素她甚少出门,一心待在屋子里头钻研那副山水图,今儿个竟然特地走到这儿来,应该是来找他的吧。

  想到这个,尹承善的心情蓦地好了起来,望着她的眸子也带了点兴奋,满心期待她会怎么说。

  “没事,只是随意走走罢了。”原本解开了谜底之后的兴奋已经消失殆尽,于是她淡淡地说道:“昨天你不是撕了那幅图吗?”

  听她提起这事,尹承善觉得自己的确做得太过了,明知道她那么重视那幅图,他却失去理智把图撕了,他听下人说,她一个晚上都不让人收拾,本来找完冬阳后他便有意去找她和解。

  “抱歉,我昨天太过了。”他诚心道歉。

  看他这样,她倒笑了,“不,你这次做对了,早上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被你这么一撕,倒让里头藏着的秘密露了馅。”

  “喔,你解开秘密了?”尹承善有些不敢相信。

  那幅图他上上下下翻看也有许多次了,可除了那早知道的、用炭笔写的承王二字,便再也瞧不出其他端倪来,没想到她能解开谜底。

  瞧她那难得眉开眼笑的模样,他亦是心喜。

  “不是我解开的,是你撕的好,你这么一撕,竟然让里头夹着的几张纸掉了出来。”说到这事,她不免要说兴许是天要亡商清远才是。“也难怪那商清远会这么紧张,那可是一份二皇子卖官收贿的名单。”

  有了这份名单,想要整治商清远便不是难如登天的事,她倒要瞧瞧一旦这份名单送到皇帝的面前,商清远跟二皇子会有怎样的下场。

  她突然觉得,自己这阵子受的苦真值得。

  其实真要说起来,能解开这个秘密还得感谢尹承善,要不是他昨天的火气这么大,发了狠劲撕破图画,她还真不会发现这裱好的山水图里夹了东西。

  想来也是,这大师名画本身就很值钱,不管是谁得了这幅图都会好好供着,谁舍得撕了它,偏偏不撕了它就不会发现名单藏在里头,当真多亏了尹承善。

  想到这里,商飞雪看向尹承善,苍白的容颜乍现笑容,那一抹笑倒真迷晕了他,让他心跳加速了些。

  “你把东西摆哪了?快让我也瞧瞧,若东西是真的,那么冬宁侯的富贵可是真到头了。”看着她的笑颜,向来沉稳的他竟也跟着染上了一抹急切。

  如果冬宁侯的落败是她想要的,那么他会为她做到。

  “东西还在我房里,你随我来,我后来想想,跟你合作还真是对了,这东西我也送不到皇上跟前,这事还就得交给你呢。”头一回,她不是抗拒他,而是两眼晶亮的看着他。

  享受着商飞雪难得的和善,尹承善的脸上也跟着扬起了满足的笑容,发现她从来没有过的轻盈脚步,他更下了决心要让商清远得到报应。

  向来他为四皇子运筹帷幄时,从来都不带私心的,可这回他知道自己不是为了四皇子才这么做,而是为了商飞雪。

  两人来到商飞雪的房间,商飞雪将名单呈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