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王爷闯香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只剩三个月是吗……

  为了保护冬阳,飞雪催发内力,目前体内的毒已经快要压制不住。

  若是再不能找到解药,一旦毒素攻心,那么她就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尹承善的眸子恨得发了红,如果可以他真想立刻就杀了商清远和龙笑阳。

  争皇位那是男人之间的事,为何将帐算到女人的头上,真不是个东西。

  怀里揣着那份卖官名单,尹承善决定不迂回托龙笑沧帮忙了,他将东西拿回来,并打算下了朝亲自面见皇上,将事情的始末交代清楚,一等商清远入了狱,他自有其他法子可以逼出解药来。

  他绝对不会放过商清远的,这几日飞雪受了多少的痛苦,他就要商清远还多少回来。

  “王爷,请留步。”

  伫足,回望,尹承善一见到来人,眸光转沉,恨不得用目光就能射穿商清远的心窝,好让他当场毙命。

  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呵!他都还没找上门,这老家伙倒是自己先来了,倒是真不怕死的。

  “王爷,可否移地一叙。”商清远的脸上依旧漾着一抹老狐狸的笑容,无畏无惧的,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他倒想瞧瞧这只老狐狸葫芦里头卖的是什么药?

  对于商清远的要求,尹承善微一颔首,也算是应了,抬眼看看时辰尚早,就算要见皇上,也得等皇上用完午膳。

  盘算过后,他便率先出了宫门,信步往大街上的茶馆走去,也没回头瞧瞧商清远到底有没有跟上。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穿过了人群,进了茶馆的包厢,点了几样茶点,店小二退下时顺手把门带上。

  店小二一走,商清远便一骨碌地跪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完全不知道商清远在盘算着什么歪主意,尹承善只是端坐在椅子上,连去搀扶都没有,任由堂堂一个侯爷跪在他面前。

  “求王爷救命!”

  尹承善冷哼一声,倒没想到这商清远竟然是这么没有骨气的人,知道事迹败露后,竟然连挣扎都没有就来求他救命。

  尹承善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不动声色的打量对方,想要瞧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为何?

  给了对方一点压力,他才懒洋洋的开口,“你求我救命,行,把飞雪的解药交出来,我可以替你求求皇上,留你一条狗命。”

  “王爷,飞雪是我的女儿,我怎会不想救她,只是……只是那解药不在我手里啊。”他那语气像是真心疼女儿似的。

  “既然如此,你拿什么来求我?”望着商清远那卑贱讨饶的模样,尹承善隐隐觉得不对劲。

  说起来二皇子那方也还有机会,皇上向来是慈父,若他们换个方式糊弄过去,虽说势力肯定要削减的,但绝对能留一条命。

  若只是要留命,有必要来求他吗?

  今日商清远特来求情,教他实在觉得诡异。

  尹承善不动声色,目光炯炯地扫向商清远。这样的商清远看起来真像贪生畏死之徒,可若真是这样的人,二皇子能看得上眼吗?

  “王爷,飞雪是我的女儿,虽然是个卑贱下人所生,可怎么说也是我的血脉,如果不是二皇子逼着我这么做,我又怎么舍得?”

  “听起来你倒是个有苦衷的。”尹承善淡淡说道,也没请人起身的意思,就任由商清远跪着。

  反正飞雪也没把商清远当父亲,自己更不用把对方当丈人尊敬,留情面什么的也没必要。

  “我自然是有苦衷的,那二皇子是什么样的人想必王爷也知,若是我不答应,只怕侯府上下的命早就没了。”

  “那你现在又不怕二皇子了?”这墙头草的行为太过刻意了,刻意到他无论如何都不敢轻信。

  “现在我是进无路、退亦无路,只想求着王爷看在小女的分上,能饶了侯府上上下下几百条的人命。”

  “你既没有解药,昨夜又让人伤了飞雪,你倒是说说我拿什么相信你?”把玩着桌上的茶杯,尹承善没先应好。

  他与龙笑沧能走到今天,自是经过了大风大浪,若是这般轻易地相信人,只怕早死了几百次。

  但为了飞雪,他还是耐着性子与他周旋,毕竟他不相信商清远没有解药。

  “这……”商清远听着他口吻淡漠,拒绝之意明显,顿时整张脸煞白,便连跪都跪不稳了。

  见状,尹承善起身,慢条斯理地抚了抚自己衣服上的小皱折,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商清远,倒也没把人往死里逼。

  “其实要本王救你也很简单,飞雪活,你便能活,她若死了,你们冬宁侯府几百条人命就跟着她下黄泉陪葬。”

  “可是……可是……”尹承善的条件让商清远的脸色一白,额际开始冒出一颗颗冷汗。

  尹承善冷眼看着他,虽然他看起来好似真的很害怕,但那双眼明明还充斥着算计,真当他瞎了看不出来!

  若是这计谋是冲着他来的也就罢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尹承善从来没怕过这些小人。

  可若这计谋是冲着飞雪去的,那可不成,现在她虚弱得很,是禁不起折腾的,太医都说了,好好将养的话,还能有三个月的阳寿,若是再出什么差错,便随时可能魂断九天,所以他得让商清远清楚利害关系。

  “怎么?你办不到?”眯起了眼,尹承善杀气腾腾的模样倒是很能镇得住人。

  商清远抬头看了看他,心中衡量,最终也只能咬牙应了。“那就请王爷再保下官几日,让下官好好想个法子。”

  保他?!尹承善终于懂得他的意思了,他这算盘打的是要让他给几日缓冲时间,先不要将那份名单送到皇上面前。

  他若是多给他们几日,他们就能翻得了身吗?他们心中的盘算究竟为何?

  现在他倒真想瞧瞧,就这几日的时间能让他们倒腾出什么来。

  若是他们还有什么隐藏着的实力,也正好趁这个时候清干净,否则斩草不除根,只怕要为将来留下隐患了。

  “若是你真心诚意要为飞雪找活路,那么本王可以为你多谋几日时间。”他应允,但同时弯下身子与商清远对视着,“若是你不过是想拖延时间,那么……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完,他潇洒走人。

  原本低着头的商清远却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眸中的卑微乞求早就消失无踪,泛着的是浓浓恨意与噬血光芒。

  只要再几天,等到二皇子布置好了,便是那些碍眼石头的死期,至于商飞雪那个贱种,他本来就没有看在眼底,是死是活他压根不在意。

  花梨木上雕着细致的花样,空气中隐隐散发着木头香气,这样成套成套的花梨木家具若非富贵人家定是用不上的。

  放眼望去,四面墙都置了几座大柜子,柜子全是一格一格的抽屉组成,抽屉里放的全是药材,所以木香中又添了些药香。

  这屋子,看着不像是书房,倒像是五脏俱全的小药材铺子,却又同那寻常的药材铺子不同,正中那张花梨木书案上堆着一落一落书籍,还有不少书籍摊放着没收,颇为杂乱。

  除此之外,书案前还坐了一名埋头翻找书籍的老人。

  “师父。”轩辕醉进了门,朝着那胡须花白、埋首书册的老人打了招呼。

  老人家闻言摆了摆手,却没抬头,依旧努力翻找一本又一本的书册。

  轩辕醉伸长了脖子瞥了几眼那书册,眸里闪烁着几分笑意。

  嘴里都说不在乎,可心里到底是在乎得紧,一得知小师妹中毒的事,还不是使劲地想找出解毒的方法。

  前些时候还倔强的说什么“她不认我就算了,我也不希罕”,终究是嘴硬罢了,就这一点,师父跟小师妹几乎一个样。

  “师父,你好歹也歇歇喝口水,你这都已经熬了几天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子骨怎么受得了。”自从散落各地的同门师兄弟们陆续将小师妹的消息打探回来,师父他老人家在知道飞雪中了奇毒之后,就没睡过一天安稳觉。

  每日每日,师父都在研究怎么解毒,偏偏小师妹又不肯见师父,打从小师妹单方面闹翻后,以往这感情很好的一老一小就再没有见过面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不仅师兄弟们很着急,他也很着急。

  可偏偏小师妹就是一个倔性子,明明知道师父是医界圣手,明明她身中奇毒、命在旦夕,却怎么也不肯回来求救。

  累得他只好三天两头的去王府查探,瞧瞧小师妹的状况,然后再回来告诉师父,还不敢让小师妹发现。

  其实为了这个他向来疼宠的小师妹,他做点什么也没啥好抱怨的,只是每每看到师父明明疲惫却依旧佝偻着身躯查找书册的样子,他都会忍不住开口劝说。

  “我没事。”头还是埋在书堆里,戚继风抬手挥了挥,似是不愿让人打扰。

  向来大剌剌的轩辕醉也不怕被骂,径自瞧瞧这、看看那的,就是没有这样离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