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王爷闯香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难道是因为自己救了她,所以他们俩讨论过后想抬她做平妻?

  的确,一个妾室能够摇身一变成为平妻,对旁人来说只怕是天大的美事,可对她来说,她就是不希罕。

  她不愿同任何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就算是当平妻也不行。

  眼见她的脸色越来越阴冷,初冬阳眸里的笑意倒是更深了。

  “飞雪,难道你真不知道表哥对你情根深种吗?”并不开口解释,初冬阳先提的是尹承善对商飞雪的情。

  “那是他的事,他是你的夫君,你该管着他的心思。”提起了尹承善,平静无波的心蓦地起了波澜,但她脸上的冰霜依旧,就是想让人瞧不出一丝端倪。

  同为女人,初冬阳怎会错过她眸底的挣扎。

  就如同她所猜想的,飞雪是想要但不敢要,兴许是因为娘亲的遭遇,又或者是自小给人当丫鬟的缘故,飞雪就是不敢大方承认已经为尹承善倾心。

  “你瞧瞧这个吧。”对于她的退缩,初冬阳没有多劝,径自从袖口暗袋掏出一封信,信封上大大的写了和离书三个字。

  当那三个字映入了商飞雪的眼帘时,她只觉得宛若遭到雷劈一般不能动弹。

  这……怎么可能?!

  他们竟然和离了,这也太胡闹了吧!

  “你们……”商飞雪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只好一把抢过信封,慌乱的将信纸摊开,看了内容,果真是尹承善跟初冬阳的和离书,她忍不住斥道:“你们当真太过儿戏了!”

  “不儿戏,我早就想离开王府了,其实这几年我和表哥从来都是有名无实的夫妻,表哥是好人,娶我只是为了帮我。当初双方父母就有意将我们凑成一对,但我们只有兄妹之情,并不愿意,可后来我父母过世后,娘家的兄嫂无情无义,不顾我意愿想将我嫁了,可我心里早已有人了,只是那人奉表哥之命出门办事后便下落不明,我伤心欲绝,不想嫁做他人妇,没办法只能求到表哥身上。”

  商飞雪听着,说不震惊是骗人的,她总觉得这对夫妻太过胡闹,像是在戏耍人,却没想过其中还有这样曲曲折折的故事。

  “表哥人好,答应娶我,给了我一个容身之地,而我则顶着王妃之名替他管家,张罗府内大小事情,本来我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凑合着过下去,可没想到你出现了。表哥向来洁身自好,对于那些觊觎他的绮罗粉黛更是没有半点心思,不料这样的他,一颗心最终会被冬宁侯硬塞进来的你给掳去了。”

  初冬阳的话像是一记响雷,轰得商飞雪心思全乱,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思绪完全不似平素清明。

  她曾经怀疑过这对夫妻的相处方式,却没想过实情竟是这样的。

  拿自己的婚姻去帮助自家表妹,这种事……怕也只有尹承善这个笨蛋做得出来,话说回来,会相信一个敌对阵营嫁过来的女人,他的确有做笨蛋的潜质。

  想到这,她的嘴角有了掩不住的笑意。

  见状,初冬阳也笑了,“你没发现吗?我最近在你面前都喊他表哥,而不喊王爷或夫君了,以后啊,爱怎么喊都给你喊。”

  看着她口吻轻快的说这些,商飞雪突然想到一件事,若自己真的嫁进来了,那初冬阳要去哪?

  思及此,她摇了摇头,“无论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嫁进来的,既然这里是你家,我就没有鸠占鹊巢的道理,这些东西拿下去吧,我不会接受的。”

  若是将眼前人换成像简氏那般残忍卑鄙的女人,或许她会接受、会争取,可是初冬阳太善良了,所以这种事她做不出来。

  似乎明白了她的顾忌,初冬阳望着她,也摇了摇头,“我在这里不过是个过客罢了,或者该说,我只是赖在这里逃避,逃避我不想面对的一切,我现在这么说,好听一点是为了你,其实是为了我自己,我受够了等待,我想试着……去找他。”

  以前她没有努力过,但如今她想试试看,她想去找他,天涯海角的找,找到有一天心中那点最后的希冀也熄了,她便可以死心了,便可以好好过自己的下半辈子,不再挂心。

  况且这几年表哥够辛苦了,他有资格获得一个与他真心相守的妻子。

  “我……”本来坚定的心因为初冬阳的话已微微裂开一道缝隙,商飞雪很想就这么应下了,可最终她只是再次摇了摇头,“就算你们和离,我也不会嫁给他,这些东西还是留给与他真正有缘之人吧。”

  抬头望了那泛着耀眼红光的嫁衣一眼,想起近日对她小心伺候的尹承善,她虽觉得心口泛疼,最终还是逼自己拒绝。

  她中毒了,经过打退刺客一事,这毒早已入了心肺,就是有了解药她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好全,也没把握“那个人”是否真帮得了自己,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再拖累尹承善。

  现在的她,只求能为亲娘报仇,然后寻一处清幽的地方,安静的死去。

  尹承善的情,她受不起,也不能受,不然只是徒增他的痛苦。

  闻言,初冬阳无奈一笑,“你还真是固执,不过你可能低估了他的决心。”

  她本就料到了商飞雪会拒绝,虽然飞雪总刻意给人冷冰冰的感觉,可她就是能从飞雪的眸子中看到一股被藏得很深的暖意。

  她当然也知道飞雪身上的毒很棘手,更知道冬宁侯打算利用飞雪的毒继续牵制表哥和四皇子,为二皇子一派争取时间。

  可饶是如此,她一样确定表哥不可能会对飞雪放手。

  飞雪可能还不了解表哥是个多么固执的男人,可是她知道,一旦表哥动了心、动了情就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我不会嫁他的。”无论他多有决心,她会比他更有决心,因为……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爱上了那个男人,所以为了他好,她不会答应的。

  “那咱们就等着瞧吧。”初冬阳朝着她眨了眨眼,一副淘气的模样。

  初冬阳一转身又端起了王妃的架子,乐此不疲地指挥众人将那些成亲要用的东西全收进柜子里。

  收拾得差不多了,她又不由分说的亲自扶起她试穿嫁衣。

  当那身艳红衬得她的皮肤更雪白时,商飞雪的心蓦地抽动了一下,忍不住露出一抹似悲似喜的笑。

  娘,你瞧见了没,女儿这身嫁衣可好看?

  她想娘亲一定很想亲眼瞧她穿着这身嫁衣出嫁,配得良人,可惜了,娘亲已无法看到,而那良人她也要不起。

  不嫁!不嫁!她不嫁!

  这句话,商飞雪已经重复了八百多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