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有“种”别跑 >
十七


  呜呜呜,怎么办?

  “小姐……小姐……”望着像是傻了一样的主子,心翠急得直喊着。

  但靳双雪哪里还能理会心翠的着急,只见她忙不迭的往门外冲了出去。

  不行,得先去要回儿子再说。

  心翠傻眼的望着主子像是疯了似的说要打包离开杭州,一下子又像一阵风似的旋了出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还有方才主子说了什么来着?

  如果她没听错的话,是那个东方敬亭寻上门来了,难怪小姐又全都乱了,东方爷果真是小姐的克星啊!

  像是只无头苍蝇似的,靳双雪在杭州城内大大小小的客栈寻了大半天。

  眼前仅剩的这家可是她唯一的希望了,瞪着龙升客栈的招牌,她拖着酸软的脚步,一鼓作气的疾走到客栈的柜台前,还来不及喘口气儿就猛然扯住掌柜的。

  “那……那……”纵然靳双雪此刻气喘吁吁,完全没个大家闺秀的模样,但终究是个美人胚子,人家掌柜的当然也就不介意的让她拉着喘气。

  好不容易她终于顺过气来,急问道:“掌柜的,你这有没有住一个姓东方的富商。”

  “姓东方的吗?”掌柜的沉吟了一会儿,就在她几乎要失望的时候,他启口说道:“是有个姓东方的客人,还带着个小男孩。”

  像是见到了鱼的猫似的,她的双眸倏地一亮,原本累垮了的双肩也在一瞬间挺直了。

  就在她正欣喜的同时,掌柜的下一句话又将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可那个客人方才结帐走了。”

  “什么?!走了!”也顾不得自个儿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靳双雪惊嚷,一张脸血色尽失,纤细的身子摇晃了数下,仿佛就要晕了过去。

  掌柜的见状,好心的伸手想接,可是那眼看就要到手,可以光明正大摸上一把的娇软身躯,却在半途给人截了去。

  “你的动作还真不是普通的慢呵!”东方敬亭语带讥诮的说道。

  他早就料到了她会到客栈寻人,可谁知她竟这般后知后觉,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想着了自己的儿子,甚至在他连宅子都已经购置妥当了,才找到这家客栈。

  靳双雪的瞳眸倏地瞪大,一双原本虚弱的手不知哪来的力气就往东方敬亭的衣领一揪,然后吼道:“把我的儿子还来。”

  “还啥?!他也是我的儿子。”他懒洋洋的一句话便命中她的罩门,只见她一张嘴张得老大,可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这模样,完全没了那时偷他种时的胆大包天,反像是只被猫逮着的老鼠。

  “没话说了吧!”他好心的扶着她站直,然后突地转身。

  “喂,你要去哪里?”眼见他要走,情急之下她一把扯住了他的衣摆,“要走也行,先带我去见儿子。”

  “要见儿子就跟我来。”这回倒真的是主客易位了,只见东方敬亭像是吃定了她似的说道。

  真要跟着他去吗?他真的会将儿子还给她吗?他看起来比八年前更不好惹了,自己是不是应该……

  就在靳双雪犹豫的当下,他已经迈开步伐,害得她只能连忙跟上。

  “你究竟想怎么样?”该死的!她在心中暗咒,他竟然完全不给她考虑的时间就走了,害得她没得选择。

  走在前头的东方敬亭但笑不语,现在王牌在他的手中,似乎是他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了。

  至于要怎么样,他可还没有想到。

  呵呵!好像很久没有这种好心情了,他朗朗俊容上浮现一抹难得一见的笑容。

  自从若水走了后,不,应该是更早些吧!或许是说在承受她给他的屈辱之后,他就几乎不曾有过这样的好心情了。

  她的影像几乎是日日夜夜在他的脑海里盘旋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那一夜的屈辱。

  现在冒出了儿子,仇人又轻易的落入他的掌握之中,让他简直是不笑都难啊!

  当那“东方府”三个字大喇喇的出现在她眼前,靳双雪的心倏地一惊。

  他究竟想干什么?就她所知这间屋子不是才在待售吗?怎地突然成了东方家的产业,他该不会是想在这杭州城住下吧?

  他真的和她杠上了吗?

  头皮因为这样的念头发起了麻,当下她便想赶紧找回儿子,然后逃之夭夭。

  紧缠着衣角的手松了开来,她眯着眼,瞪着他道:“我儿子究竟在哪?”

  “你想知道?”他浅浅的勾勒起一抹笑,那笑看起来挺魔魅的,让她心里直发毛。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