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有“种”别跑 >
二十


  忍不住地,他将儿子给密密实实的搂进怀中,在感受他的真实存在之后,这才放开他再问道:“那爹将娘给迎过门,好吗?”

  宠溺儿子显然已经成了他最新也最喜爱的娱乐了,所以任何事他都以儿子的意见为意见。

  “当然好啊!可是……”念亭小小的五官顿时皱了皱,原本笑意盈盈的脸庞黯了下来。

  “可是啥呢?”急于知道儿子的困扰,向来眼儿锐利的东方敬亭完全忽略了他眸中一闪而逝的狡黠。

  “我的意思是说娘会愿意吗?曾经有许多的叔叔伯伯也同我说要和娘成亲,可是都不成功耶!爹,你真的有把握吗?”

  怎么,有很多男人都想做亭儿的爹吗?

  “我可不会给她说不的机会!”两道剑眉微微的挑着,东方敬亭眸中的锐利尽出,说话的语气更是沉得紧,仿佛裹着一股子气似的。

  不知怎地,在听到有许多男人曾经垂涎过靳双雪时,他的心便泛起了一阵莫名的酸意,呛得他原本带笑的脸都拉了下来。

  “可是娘很固执耶!大舅说他这辈子唯一摆不平的女人就是娘,干爹也说娘一旦窜入了死胡同里,就很难弄得出来,爹你不怕吗?”

  “谁是干爹?”听到了仿佛有另一个男人的存在,东方敬亭立时敏锐的问道。

  “干爹就是干爹啊!娘可说了,这几年多亏了干爹的照顾,咱们母子才有这好日子过,所以娘很听干爹的话耶!”

  他一番不经意的提起再次让东方敬亭心中的怒气翻腾,瞧来这女人在杭州城里过着招蜂引蝶的生活呵!

  “是吗?”他不置可否的问道。

  “嗯!”念亭重重的点下了头,藉以强调干爹的地位。

  “念亭别担心,只要念亭听话,爹一定能娶着娘。”

  本来不过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可当意念愈清晰,便愈见根深蒂固的在他的心里生了根。

  为了达成儿子的心愿,给他一个有爹有娘的家,他绝对下会允许靳双雪说个“不”字,毕竟,这是她欠他的不是吗?

  “真的吗?”念亭望着爹爹脸上的坚定,真的相信了爹的话,脸上漾着笑颜,心里头却是直盘算大舅答应他,任何事的承诺。

  这下可好,有得玩了!

  “当然是真的,所以你先同阿南叔叔回京去见奶奶好吗?爹随后会带着娘回去的。”

  他的算盘可拨得响,反正只要儿子先回京,还怕双靳雪不巴巴的跟着回去吗?

  只要她一回京,便能断了那群男人的痴心妄想,又能逼得她进东方家的门,岂不是一举两得。

  “好哇!”念亭应得可快呢!

  少了精明的娘管东管西的,那他的日子可自由了。

  哟喝!

  送走了儿子,东方敬亭本欲在府中等待着靳双雪的到来,可不知怎地,自个的脚步却不听使唤的走到朱府那大大的漆金匾额下。

  仰首望着那门,再想起靳双雪的无法无天,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让她如此对待,真的是有点给他倒楣。

  “小姐,朱爷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你了。”府内传来了丫鬟的声音,立时惹得东方敬亭脸上的无奈被怒火给取代。

  她竟然这么大大方方的让男人进她的书房,这女人真有旁人说的那样对他一往情深吗?

  抑或自己不过是她胆大妄为的一个借口,她压根就不爱他,否则怎会这样肆无忌惮?

  沉下了脸,他忙不迭的上前叩着铜环。

  “咦,谁啊!”

  心翠一拉开门,便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跳,正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之际,东方敬亭已经越过她,一声招呼也不打的往屋里走去。

  “你……你……东方爷!”虽然之前便知道小姐遇上了这个煞星,可是如今乍然相见,她还是忍不住地暗暗吞了吞口水。

  她心虚啊!毕竟当年设计他的,她也得算上一份。

  “我要找你家小姐。”

  拥有不怒而威的气势,东方敬亭不过是薄唇微掀,已让心翠感觉到很大的压力。

  “小姐她……”瞧他那气冲冲的模样,活像是要来寻仇似的,她哪里敢诚实地告知靳双雪的下落,只好支支吾吾地说道:“小姐,她……她出去了。”

  “是吗?”果然有鬼,如若靳双雪和那个什么朱爷之间没鬼,她的丫鬟干啥要说谎。

  就这么转念一想,他的心火更是烧得旺极,他怒瞪了心翠一眼,只差没将她给吓得屁滚尿流。

  “那我去她的书斋等她。”他话声一落,不给她犹豫的时间,大步一跨就往屋里迈去。

  书斋?!那不是朱爷和小姐正在谈事情的地方吗?

  小姐在东方爷心里头的观感已经很差了,如果再让他瞧见小姐和朱爷同处一室,那……那……

  不行!她得阻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