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夫君千千岁 > 上一页    下一页


  偶尔继父在骗得了一大笔钱之后,会“龙心大悦”地给她数千元小费,有时甚至还会有上万元,那些钱她全部存了下来,一毛钱也没有花掉,而这几年下来也存了十几万元之多。

  原本她都已经计划好了,一等她高中毕业之后,就要趁继父不在的时候悄悄带外婆离开,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下,再找份工作来赚钱养活外婆和自己。

  只可惜,外婆没能等到她的计划实现,在她毕业的前一个礼拜去世了。

  临终前,外婆悄悄地叮嘱她,一定要脱离继父的魔掌,不要再继续这种为虎作伥的生活了。

  “外婆您放心,我一定会的!”

  苏千筠轻声低语,眼底闪动着坚定的决心。

  她早已暗中托人帮忙找房子,并且也已经顺利找到了。

  那是一间位于淡水的小套房,不但租金便宜,重点是离这里很远,就算她上街去买东西,也不用担心会遇见继父。

  叮铃——叮铃——叮铃——

  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传了进来,打断苏千筠的思绪。那是继父给她的暗号,暗示再过大约十分钟左右,继父就会带着信徒进来。

  想着自己等会儿又得再一次配合继父骗人,苏千筠就不禁厌烦又无力地轻叹口气。

  “好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她已经悄悄打包好行李,计划今天晚上就要离开,而在那之前,她可不希望引起继父的疑心,免得节外生枝。

  苏千筠从贵妃椅站了起来,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

  她连忙坐回椅子上,一闭上眼,脑中立刻浮现了极为模糊的画面,然而她还来不及辨认清楚,那画面就一闪而过,只隐约感觉似乎是个人影。

  “天啊……怎么又来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偶尔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明明她的身体还算健康,也没有低血压的情况呀!再说,脑中闪过的模糊画面又是怎么一回事?

  尽管她一次也没能瞧清楚,但光是那十分模糊的影像,就足以令她的心狠狠揪紧,仿佛感受到某种神秘的召唤……

  苏千筠摇摇头,甩开脑中的思绪。

  “太荒谬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她深呼吸几次,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心底那股异样的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仔细想来,她这种古怪的“症状”,似乎是继父几个礼拜前从一个富有的信徒手中骗来一批价值不菲的古物之后才产生的。

  继父将其中一部分古物放在这个房间里,好增加一些神秘的气氛,而其中有一只玉盘,让她第一眼见到时就产生某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一想起那玉盘,苏千筠就情不自禁地走到墙角的古董柜前,将它拿了起来。

  当那只玉盘一置于她柔嫩的手掌心中,一股晕眩感再度猛烈地袭来,让她腿软地跌坐在地。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是这玩意儿作祟?”

  苏千筠轻喘着气,皱眉盯着手中的古物。

  那是个将近巴掌大的玉盘,中间有个小小的孔洞,四周刻着看不懂的符号,有点像是古文,但却不属于学校历史课中曾提过的任何一个朝代的文字。

  难道会是某种图腾?还是什么人自创的记号?或是神秘的符咒?

  苏千筠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盯着玉盘猛瞧,而她愈看,心中那股怪异的熟悉感就愈强烈了。

  “奇怪……怎么会这样……”

  怔愣间,她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立刻从自己衣领内拉出一条长长的坠链,那是一个大约鸽子蛋一半大小、圆球状的玉坠子。

  这条坠链自她有记忆起,就一直挂在她的颈子上。

  听妈妈说,在她幼稚园大班的那一年夏天,一家三口一起去爬山,但她却不小心一个人走失了,幸好一位在山中寺庙修行的年迈法师遇见了她,将她带到附近的寺庙去照顾。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