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夫君千千岁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莫名其妙地穿越到古代来,已经够旁徨无助的了,还被带到虎阳城去,受到严密的监视,硬逼她在十日之后要跟年纪足以当她爷爷的老城主成亲,更是让她绝望到了极点。

  后来高大俊美的黑衣男子突然出现,让她以为碰上了自己的真命天子,想不到他并非要拯救她脱离苦海的,而是想抓她当筹码来交换人质。

  换句话说,她十日之后还是得嫁给那个老城主!

  尽管他的手下也提出了不将她交出去的其他建议,但是听着这些罔顾她个人意愿的种种计划,她真是受够了!

  打从来到古代之后,心中累积的庞大压力,在这一瞬间爆发开来,让她像只暴走恐龙似的,只差没真的喷火了!

  “太过分了!你们有谁问过我的意愿?凭什么擅自决定我的命运?随意将我掳过来、掳过去的,是谁给你们这样的权力?”

  阎凯微微挑起眉梢,凝视着盛怒中的她,没有开口答腔,而被她美眸瞪视的那名手下,顿时气虚得宛如矮了一载。

  “呃……呃……话不能这么说……被洪德荣抓走的人质,身分可是相当尊贵的,她是——”

  “尊贵?”苏千筠蹙起眉头,气势汹汹地说道:“人生而平等,上天赋与人生命,不管是什么出身,他们的性命都同样可贵,即使只是路边的一名乞丐也一样!凭什么自认高贵就擅自剥夺他人的权利、罔顾他人的意愿?这么做实在是太自私、太卑劣了,简直不可原谅!”

  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就算是总统也得要奉公守法,不能罔顾人民的意愿、侵犯人民的权利。

  她知道古代完全不能和现代相提并论,可是她实在是气不过这些人擅自将她抓来掳去的,完全不在乎她的个人意愿。

  她那气势如虹、雷霆万钧的发言,让房里的男人们全都哑口无语,一时不知道该从何反驳起。

  阎凯的眼底除了惊讶之外,还闪动着一抹精光,忍不住将眼前这个姑娘打量得更加仔细。

  虽然早就感觉这个“神女”十分特别,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明明她的外表纤细柔弱得和一般姑娘没什么两样,可从她的身上却找不出半丝寻常姑娘温婉柔顺、恭谨服从的气质。

  她不仅敢大声发表意见,更勇于挺身斥责她认为不对的事。

  瞧她此刻那义愤填膺的神情,根本没有半点畏惧,就像是个据理力争的勇者,如此的果敢、如此的耀眼,如此的……令人心跳加快。

  他不确定这样的感觉是否称之为心动,可胸口确实因为她而产生强烈的鼓动,甚至就连视线也几乎没办法从她的脸上移开。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而他相信除了这么一个特别的人儿之外,未来恐怕也不会再有另一个姑娘,能够带给他同样的感受了。究竟她是何身分来历?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会自称是“神女”?他对眼前的女子突然充满了好奇,想要知道关于她的一切。“你叫什么名字?”阎凯决定从最简单的问题开始问起。

  他低沉的嗓音打断了苏千筠慷慨激昂的情绪,而在发泄过后,她终于冷静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过激的言论。

  惨了!刚才她那宛如泼妇骂街般的行径,有哪点像是神女了?

  都怪她气昏了头,一时忘了此刻自己是个“人质”,竟然敢对着这几个男人大肆批评叫嚣,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嘛!

  苏千筠暗暗冒起了冷汗,本以为自己肯定会受到可怕的惩罚,不过当她硬着头皮瞥向高大挺拔的黑衣城主时,却见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没有半点怒容,而那双深邃的黑眸就像先前在浴池畔一样,再度让她的心为之颤动。

  “我……我叫苏千筠……”她乖乖地回答。

  她忽然变得心虚气弱,让两方的气势顿时此消彼长。

  阎凯的手下在“回魂”后,立刻大声辩驳道:“咱们只不过是要拿你换回一个无辜的人质罢了,又没有杀害任何人的性命,更不是要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的?”

  另一名手下索性不再搭理她,直接对阎凯说道:“城主,无论如何,这神女是个绝佳的筹码,城主最好尽快与那洪德荣谈妥条件,若是拖久了,怕会对老夫人不利呀!”

  一想到年迈母亲的安危,阎凯神情一凛。

  尽管他的心因为刚才她那番话而受到了撼动,甚至认为她的话也颇有道理,然而,事关母亲的安危,说他自私也好,怪他卑劣也罢,他实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眼前拿她当人质来交换是最好的办法了。

  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正如刚才手下所言,他并没有伤害任何无辜的性命,也不是要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倘若洪德荣乖乖同意他的条件,安然送回他的母亲,那么他也会将她释放回去,让她在十日后成为虎阳城的城主夫人……

  不知怎地,光是脑中闪过她与洪德荣成亲的画面,他的胸口就蓦地萦绕着一股抑郁之气。

  阎凯皱了皱浓眉,刻意忽略那股不舒坦的感受,说道:“在我与洪德荣谈妥条件之前,你就乖乖待在这里吧!”

  说完后,他又深深看了她一眼,才转身走出寝房,他身边的几名手下也立刻跟了出去。

  “钦,等等……”

  苏千筠才不想要被当作人质交换,她根本就不想被送回虎阳城去呀!

  她急急追去,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愿,但房门却“砰”的一声在她的眼前关上,她甚至还听见那低沉的嗓音吩咐门外的守卫牢牢看住她。

  “什么嘛!可恶!”

  苏千筠气愤地猛跺脚,想不到自己竟然又成了笼中鸟!

  正午时分,天候炎热,苏千筠的情绪也格外浮躁。

  “真是可恶!这里的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动不动就软禁无辜的人,简直目无王法嘛!”

  打从昨天夜里被掳来,她自知逃不掉,索性蒙头呼呼大睡,心里祈祷一觉睡醒之后,会发现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荒谬的梦境。

  无奈事实终究是残酷的,她再怎么试图自欺欺人,也无法改变任何事。

  此刻,她就像一只被猎捕的困兽,独自在房里来回踱步,心情起起伏伏的,一会儿气愤恼怒,一会儿沮丧无助。

  “呜……我好想回原来的世界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回目录?回首页?下一页